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0902章 千人千面

本章节来自于 北颂 https://www.mkxs6.com/424/42411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寇天赐瞬间咧嘴笑了,赵润见此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羞红。

    赵润明显有点小傲娇。

    寇天赐有一大堆的礼物,他却只有寇季送的古砚。

    他对古砚自然倍感珍惜。

    在寇天赐找到他,要分一车礼物给他的时候,他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故作不在意那些礼物的样子。

    但当寇天赐向他索要古砚的时候,他彻底绷不住了。

    寇天赐戳破了赵润的小傲娇以后,并没有穷追猛打,而是走到了一辆马车前,跳上了车辕,对着赵润招了招手。

    赵润瞪了寇天赐一眼,走过去,跳上了车辕,跟寇天赐并排坐在车辕上。

    在他们二人跳上车辕的时候,寇季等人已经将各自要带的东西尽数装上了车。

    临别之际。

    寇季将狄青唤到了一边。

    “狄青,此次一别,再相见,恐怕要等到朝廷新立的两支禁军赶到此处才行。在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你都要镇守在此地。

    有些东西在人前我没办法告诉你,如今特地把你叫到了人后叮嘱一番。

    我走了以后,此地的兵事就归你掌控。

    一旦遇到了俘虏反叛,你万万不可以手软。

    随后朝廷会派遣一大批文臣过来。

    他们中间要是有人在俘虏作乱以后,还护着俘虏,你也不必手软。

    总之,在此地,任何有碍我大宋统治此地的人,你都可以将其先斩后奏。

    你不要怕事,也不用太给那些文臣们面子。

    你统领的是禁军,禁军的一切他们都无权干涉。”

    寇季主要向狄青强调了一下文臣们到了以后,狄青该以怎样的姿态去对付那些文臣。

    大宋的文臣之前清理了一批又一批。

    但随着疆土的急速扩张,朝廷又破格选了许多人为官。

    也正是因为如此,朝廷难免有识人不明的时候,让一些迂腐的,又或者黑心的家伙混迹在了其中。

    黑心的家伙不谈,迂腐的家伙有时候很容易好心办坏事。

    一旦俘虏们中间出现了叛乱,那群迂腐的家伙里,必然有人站出来说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阻止狄青率领重兵去镇压。

    然后自己跑去给那些俘虏们讲道理,去招安那些俘虏。

    如此一来,不仅害己,也害人。

    还容易养虎为患。

    此地的俘虏跟大宋腹地的那些土匪流寇可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他们要是闹起来了,基本上就是奔着不死不休去的。

    安抚、招揽,几乎是不存在的。

    除非大宋允许他们立部,亦或者立国。

    但那可能吗

    所以此地的俘虏一旦闹起来,除了用重兵弹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寇季可不希望因为某些文官的愚蠢,让此地生出什么反叛的势力,并且形成大势。

    一旦形成了大势,迁移到此地的百姓可是会遭大殃的。

    狄青听完了寇季的话,明白寇季为何跟他说这些话,他也知道朝堂上一些迂腐的文官的秉性,所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点了点头。

    在狄青眼里,俘虏就只是俘虏,他们还是罪籍。

    在他们没有脱离罪籍之前,狄青杀多少都不会有心理负担。

    寇季在叮嘱完了狄青以后,拍了拍狄青的肩头,“官家此次虽然不会封你为王,但是你的功劳官家肯定记得。”

    狄青重重的点头。

    寇季收回了手,上了马车。

    狄青翻身上马,送寇季一行人出了辽阳府府城。

    在府城门口。

    狄青一直看着寇季等人的队伍消失了以后,才策马回了辽阳府。

    寇季一行人出了辽阳府以后,率领着兵马,押解着金银财宝等物,一路往西而行。

    沿着大道往西行了十里地左右。

    就看到了一片片新开垦出来的良田。

    迁移过来的百姓,正驱使着俘虏在田间劳作,见到了寇季一行路过,便赶到了路边,冲着寇季的马车躬身施礼,并且大声呼喊。

    “送寇公”

    “送寇公”

    “”

    寇季一行人行了一路,相送的人就喊了一路。

    王曾坐在马车里,一手扯着马车的帘子,看着车窗外那一望无际的黑土,听着那一声比一声高亢的相送声,感慨万千。

    “这大宋朝,已经没有人能比得上你小子了。”

    王曾长叹了一声。

    寇季侧躺在马车里,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捏着糕点,撇着嘴道“你可别瞎说大宋朝谁也比不上官家。”

    王曾嘲讽的一笑,“你在此地振臂一呼,从者恐怕会超出百万。官家可不行。”

    寇季扔下了手里的酒壶,不满的道“你是嫌弃我麻烦不够多,还是觉得我死的不够快”

    王曾淡淡的道“老夫只是实话实说。”

    说到此处,王曾放下了马车的帘子,盯着寇季,感慨道“从高丽覆灭后到如今,才过去了半个月,你小子便已经让人开垦出了一眼望不到头的良田。

    如此效率,简直是骇人听闻。

    若是让朝中其他官员来办,到了夏末也未必能开垦出如此多的良田。

    这一眼望不到头的良田,到了秋日的时候,一定会收获一大批的庄稼。

    迁移过来的百姓,到秋收以后,就能彻底安定下来了。

    待到官家招募的两百万兵马到了此处。

    此处就算是真正的成了我大宋的疆土。

    此处将会被我大宋百姓一直占据下去。

    你的功劳,用功盖千秋四个字形容,也不为过。”

    王曾仰起头,长叹了一声道“老夫恨自己生不逢时,未能跟你一起入仕,一起建立千秋功业。

    老夫又庆幸自己能活到现在,能看着你一步一步将我大宋打造成一个真真正正的天朝上邦。”

    寇季听到此话,没好气的道“该说的咱们在辽阳府内就说清楚了,你没必要在奉承我了。”

    王曾目光落在了寇季身上,“老夫说的是实话。”

    寇季撇了撇嘴,没有言语。

    王曾再此掀开了马车的帘子,望着车窗外的良田,由衷的感慨,“如今的大宋真好”

    寇季重新抓起了酒壶,道“以后会更好”

    王曾脸上浮起了笑意,笑容灿烂的道“对,以后会更好。”

    王曾就这么一路观看着百姓耕种,一路感慨着,缓缓西行。

    由于他们押送的东西比较多,所以行路的速度并不快。

    从辽阳府到上京城,以及是半个月以后了。

    进入到了已经更名为临橫府的上京城地界以后,寇季和王曾看到的百姓有了不同。

    在辽阳府等府地界的时候,他们看到的都是一块块新开垦出的良田,以及零零散散的散落在广阔无垠的良田中的百姓和俘虏。

    到了临橫府以后,寇季和王曾看到了一块块长满了庄稼嫩芽的良田。

    在良田边上的大道上,有百姓们挑着担子在出售一些箩筐、篮子等物。

    越往临橫府府城,大道两边叫卖的百姓就越多。

    朝廷将百姓们迁移到了此地以后,只分发了一些简单的农具,以及辽地原有的一些屋舍。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百姓们是勤恳的,他们在种植完了庄稼以后,就凭借着各自的手艺,编制了一些箩筐、篮子等物拿出来售卖。

    编制箩筐和篮子的手艺,并不是什么稀罕的手艺。

    原材料基本上就是树枝、竹条、藤曼等物。

    几乎没有多少成本。

    民间会这项手艺的人很多。

    所以出现在市面上最多的就是箩筐和篮子等物。

    由于此地的百姓在大宋的时候是赤贫的百姓,所以他们手里并没多少钱财。

    所以交易的时候用的钱财很少。

    几乎都是以物易物,又或者用俘虏来抵账。

    比如一个小篮子值五文钱。

    有人一口气拿了四个篮子,就可以让自己家里的一个俘虏,去对方家里做工两日抵账。

    又或者将自己家里分配到的马匹,借给人家使用两三日抵账。

    良田里的庄稼,可不是种下以后就完事了。

    中间还要锄草、松土,旱时还要挑水灌溉。

    所以百姓们在种下了庄稼以后,还要时不时的去田间劳作,以助庄稼茁壮成长。

    所以百姓们即便是将庄稼种下去了,也需要劳力。

    特别是将草地开垦出了良田的第一年,地里的野草总会在不经意间冒出来,所以经常要去锄草。

    距离临橫府远的,几乎都是百姓在叫卖。

    距离临橫府近的,不仅有百姓,也有一些商人参杂在其中。

    寇季稍微打量了一眼,大多是盐商和皮毛商。

    盐商们背着盐袋子,在百姓们中间穿行,时不时的放下盐袋子,跟百姓们交易。

    百姓们有钱的给钱,没钱的可以赊账。

    待到了秋收以后,用粮食抵债。

    用粮食抵债的话,盐商们会将粮食压在一个极低的价格上。

    到了秋收以后,盐商们赚的可就不是一点点卖盐的钱。

    百姓们每一户最少都有一千亩地,秋收的时候收的庄稼必然不会少,所以不怕盐商在这个上面占便宜。

    盐商们也不怕百姓赖账。

    毕竟,盐铁都是官营的。

    几乎能做食盐生意的,背后都有官府的影子。

    所以百姓们跟盐商交易的很愉快。

    寇季一行人入了临橫府,看到的就是更加热闹的生意场。

    卖什么的都有。

    寇季和王曾甚至还看到了两家书铺。

    谁能想到,短短几个月,曾经空无一人的上京城,再此繁华了起来。

    寇季和王曾几乎可以肯定,以后的上京城,恐怕要比以前的上京城要繁华。

    因为他们在入城的时候,看到了许多商人运送着大批的货物进入到了上京城。

    “此地的百姓们买得起吗”

    寇季和王曾二人入城以后,心中同时生出了一个疑问。

    他们在见到了临橫府知府以后,临橫府知府给了他们一个答案。

    “百姓们当然买得起。”

    临橫府知府,一个三旬中年人,名字叫钱通,以前是房陵的县官,被魏王府一脉欺负的十多年也没有升官。

    魏王府一脉被处置以后,钱通开始展露头角。

    先后任职过一任知县,两任知州,最后被升迁到了临橫府出任了知府。

    寇季和王曾听到了钱通的话以后,一脸狐疑。

    钱通也是一个人精,看到了二人神情以后,不等二人开口,便赶忙解释道“不瞒王相,寇相,下官准备用钱财收购百姓们秋收以后的余粮。

    此事下官已经跟百姓们通过气的,如今各州知州正在核算临橫府内开垦出的良田。

    随后会根据他们开垦出的良田,核算出一个他们能够发售的余粮的数目。

    为了避免天灾人祸出现,下官还会在数目核算出来以后,再减五成。

    减了五成以后,下官会用钱财预购百姓们手里的余粮。

    百姓们很快就有钱了,有了钱自然就能买得起这里的东西了。”

    钱通之所以称呼寇季为寇相,那是因为寇季枢密使的职位,也算是相位,只不过性质跟吕夷简等人的不同,所以很少有人如此称呼。

    寇季在听完了钱通的话以后,沉声道“此事你一定要从头盯到尾,千万不能发生官欺民的事情。

    更不能借此压榨百姓。

    若是发生了官欺民的事情,或者压榨百姓的事情,坐镇此地的禁军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钱通听到了此话,一脸苦涩,“寇相说笑了,张相随后就会坐镇此地,此地还有跟下官平级的巡察使在。

    下官可没那个胆子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欺压百姓。”

    寇季闻言,点了点头。

    王曾则盯着钱通道“你哪里来的钱够买百姓的粮食”

    钱通急忙道“下官将上京城内那些无主的宅院、商铺发卖出去了。”

    王曾微微皱起了眉头。

    钱通又急忙道“其实下官最初也没想着发卖那些无主的宅院和商铺。在下官到任了以后,从渤海府那边过来了一批商人。

    他们非要出钱买下此地的一些宅子,说要住一住辽国的王爷府和公主府过一过瘾。

    他们还告诉下官,寇相说过,辽地的宅子都可以发卖。

    下官一听是寇相许可的,就将宅子卖给了他们。

    谁知道,他们住进去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有商人在一座辽国勋贵的府邸内发现了一座密室,密室里堆满了古董字画。

    价值难以估量。

    于是乎一传十、十传百,各地的商人都蜂涌过来了。

    上京城的宅子、商铺,也都卖空了。”

    说到此处,钱通小心翼翼的道“下官觉得,这些宅子和商铺空着也是空着,卖出去换成了钱财,一部分可以交给朝廷,另一部分可以用来建立粮仓,收购百姓的粮食,尽快的将临橫府内的常平仓建立起来。

    只要今年临橫府不闹天灾。

    下官有信心能在临橫府内建立十六处常平仓,并且可以用粮食堆满它们。”

    王曾听完了这话,没有言语,而是侧头看向了寇季。

    寇季耸了耸肩膀道“我手下的兵马不是什么专业的搜捕手,在查抄此地的时候,难免会有疏忽。

    所以被人趁机捡了漏,怨不得任何人。

    至于钱通刚才所说的,发卖宅子、商铺,是我许可的,此事不假。

    我们既然拿下了此地,并且要治理此地,就应该让此地尽快的繁荣起来。

    而不是让此地长期的穷苦潦倒下去。”

    王曾长叹了一声道“老夫知道非常之时,该用非常之法。可便宜了那些商人,老夫心里实在是不是滋味。”

    在王曾心里,便宜百姓可以,便宜商人绝对不行。

    寇季坦言道“人家又不是犯法得的那些古玩字画,人家可是合法卖过去的。”

    王曾又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言。

    寇季见此,看向了钱通道“你做的不错,我面见官家的时候,会向官家提及你的功劳。”

    钱通大喜,向着寇季和王曾躬身施礼。

    “多谢王相,多谢寇相”

    这厮也是一个人精,不仅会办事,也会做人。

    明明是寇季说会向赵祯提及他的功劳,可他却将寇季和王曾一起感谢了。

    寇季笑着摆摆手道“行了,下去让你们的人准备准备,让他们安顿好跟随而来的将士,并且划拨出一块营地,供留守此地的禁军将士驻扎。”

    “下官马上差人去办。”

    钱通答应了一声,立马吩咐身后的一个佐官去照着寇季的吩咐办。

    然后他自己带着寇季和王曾在上京城内巡视了起来。

    在巡视的过程中。

    钱通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引到了渤海府。

    “寇相啊,渤海府那两个家伙不地道啊。他们仗着他们渤海府有商税上的减免权,愣是将赶到关外的商人的税收了个干净。

    能收的税,他们一个也没有错过。

    弄的下官这边想收个税都难。”

    钱通小声的抱怨着。

    寇季听到此话,嘴角抽搐了一下。

    苏洵和包拯两家伙的心还真黑,居然把能收的税他们全收了。

    他们就不怕此地的知府们联合起来弄死他们两个吗

    不等寇季再此开口,钱通又道“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渤海府给商人划拨了好大一块地方,让商人存放货物。

    以至于商人们把渤海府当成了扎根的地方,将临橫府当成了一个驿站。

    您别看着临橫府商人众多,他们几乎都是从渤海府过来的。

    他们不仅现在要收商人们的税,以后还要长久的收下去。

    完全不给下官活路啊。”

    王曾听完了钱通的话,不咸不淡的对寇季道“再让你两个学生这么搞下去,以后他们在此地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钱通闻言,一个劲的在一旁点头。

    寇季淡然笑道“到了明年,渤海府的税收就会恢复如初。”

    钱通听到此话,长出了一口气。

    王曾也没有再说什么。

    入夜以后。

    钱通摆了一桌酒菜招待寇季和王曾。

    酒菜并不奢侈,但却十分美味。

    看得出钱通在此事上费了不少心思。

    王曾十分难得的开口夸赞了一番钱通。

    酒足饭饱以后,他们各自回房睡下。

    翌日。

    寇季依照提前商定好的布署,留下了一支禁军坐镇此地,然后带着剩下的兵马离开了此地。

    在离开之前。

    钱通将他贩卖宅子和商铺所得的一部分钱财,交给了寇季,让寇季帮忙押送回京。

    寇季觉得钱通不错,就将他们此前缴获到的一些剩余的布料,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钱通。

    一行人再次上路。

    越往西走,看到的府、州、县越繁华。

    其中最繁华的就是渤海府。

    苏洵和包拯两个人,借着渤海府临海的优势,将商业上能发展的都发展了起来。

    他们不仅借着税收的优势,吸引了不少商人。

    还在海边上建立了几处码头,供给商船们停泊。

    并且还搜刮了一些船只和匠人,建了一些船厂,发展起了捕捞业。

    苏洵和包拯二人将渤海府弄的太好,占尽了优势,有人自然就生出了嫉妒。

    于是乎,寇季和王曾一行人跨过了古北口以后,没看到什么夹道相迎的场面。

    反倒是有人暗中派人送了一封检举信给寇季和王曾。

    信中提到,苏洵仗着自己是渤海府的知府,又仗着自己手里有减免税收的权力,给自己的老泰山程家,大开方便之门。

    程家以前在眉山只是一个中等的富商。

    如今移居到渤海府以后,一跃成为了大富商。

    不仅拥有五条大船的船队,还在渤海府内拥有五处占地面积极大的铺面。

    如今程家涉猎许多生意,用日进斗金形容也不为过。

    王曾在看完了检举信以后,将信递给了寇季,询问道“你怎么看”

    寇季不以为意的道“没什么看法,不遭人妒是庸才。”

    王曾迟疑了一下,低声道“程家”

    寇季瞥向了王曾,道“苏洵初任渤海府知府的时候,还是去岁临近冬日的时候。当时我并没有给他留下多少粮食。

    他为了养活那些渤海府的俘虏,费尽了心思。

    程家家主并不是心甘情愿移居到渤海府的,而是被苏洵骗到渤海府的。

    程家的五处宅子,以及几条大船,都是苏洵硬塞给程家的。

    苏洵借此从程家掏出了大批的钱粮,

    养活了那些俘虏和随后迁移过去的百姓。

    他们只看到了程家现在起来了,却没看到苏洵当初差点将程家的家产给折腾干净。”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圣诞稻草人的小说北颂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北颂最新章节北颂全文阅读北颂5200北颂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圣诞稻草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