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0906章 合格的当家大娘子

本章节来自于 北颂 https://www.mkxs6.com/424/42411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华夏自古以来都十分重视入土为安。

    亦有死者为大的说法。

    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人陵寝。

    但凡是故意或者刻意动人陵寝的,几乎就是缺德冒烟的代名词。

    动自己祖宗的陵寝,那就是大不孝,猪狗不如。

    华州寇氏的人,拿寇准的伯父、寇季的二曾祖的遗骨做筹码,要挟寇准,简直是猪狗不如。

    道德二字,已经被他们无情的践踏。

    贪欲迷失了他们的双眼,使得他们越过了道德底线,疯狂的起舞。

    纵然是一直对族人怀着一种友善态度的寇准都看不下去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寇季听完了寇准的一席话,沉声道“寇氏在华州也算是华族,他们拿祖先遗骨做筹码,就不怕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吗”

    寇准眼中充满了看透俗世的光芒,讥笑道“他们只要高官厚爵,他们才不会在乎别人戳他们脊梁骨呢。”

    寇季面色微微一冷,“我之前还想着,他们虽然不堪,但好歹是族人,迁他们到封地上去,能多富贵几代。可如今看来,确实没必要迁他们过去了。”

    寇府的王爵是世袭罔替,纵然坐在王位上的人不堪,只要大宋还存在,只要大宋不削藩,那就一定会扶持着姓寇的人一直在王位上坐下去。

    寇氏的族人若是迁移到了高丽,必然会跟着沾光,多富贵好几代。

    可如今寇氏的族人连道德底线都不顾了。

    那寇季就不想搭理他们了。

    “此事我会奏明官家,让官家给我们寇府和寇氏做一个割裂。不过一旦官家下旨给我们寇府和寇氏做了割裂,民间难保不会有人趁机散步对你我祖孙不利的消息。

    我倒是不在意这些。

    但祖父您好不容易得来了圣贤的名声,若是因为一群小人给毁了,那就划不来。”

    “老夫生于寇氏,被寇氏的人牵连,老夫认了。终究是老夫醉心于政事,无暇教导他们,才让他们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寇准摇着头,叹息了一声,显得十分的落寞。

    寇季见此,安慰道“祖父不必自责,该给的都给了,是他们自己贪心不足。祖父在出仕以后,派人在华州建立了寇氏族学,更是请动了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去教导寇氏子弟。

    可他们没看到祖父您帮他们搭建的青云梯。

    反倒是在歪门邪道上越走越远。

    如今居然得寸进尺,以先人遗骨相要挟。

    简直是恬不知耻。”

    寇准苦着脸,叹气道“可惜了你二曾祖了。他那么好的一个人,竟然有这么一群背宗忘族的后人。”

    寇季略微一愣,沉吟着道“祖父是担心他们真的动二曾祖的遗骨”

    寇准没有隐瞒,点头道“你二曾族真的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当年老夫年幼的时候,你曾祖父在魏王府做记室参军。老夫是在你二曾祖辐照下长大的。

    你二曾祖虽然不及你曾祖父有才学,但人却比你曾祖父有趣。

    他在教授老夫学问的时候,总是能引经据典,抖的老夫哈哈大笑。

    老夫最喜欢听他调侃古人。

    老夫现在都还记得,当初你二曾祖教老夫背杜甫诗集的时候,调侃杜甫一把年纪了,还去追求人家小姑娘,简直就是一个老不羞。

    说来也怪,先生们将的学问,老夫总是记不住。

    可你二曾祖讲的学问,老夫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也正是因为有你二曾祖教导,老夫不及弱冠,便高中进士。

    所以,你二曾祖的遗骸,别人可以糟蹋。

    但是老夫得护着。”

    寇氏,可不是什么寒门,而是真正的名门望族。

    寇准先世曾居太原太谷昌平乡,后移居冯诩,最后迁至华州下邦,其远祖苏岔生曾在西周武王时任司寇,因屡建大功,赐以官职为姓。

    寇准的父亲,也就是寇季的曾祖父寇湘乃是后晋开运年间考中进士甲科状元。后应诏任魏王记室参军,因屡建功勋,被封为国公,追赠官职至太师尚书令。

    寇准的旧事,寇季几乎都知道。

    听到了寇准担心二曾祖的遗骸,寇季沉声道“此事祖父不必担心。待到官家给我们做了割裂,我会派人去华州盯着此事。

    他们若是敢动二曾祖的遗骸,我一定会让范仲淹治他们一个不孝的罪名,然后将他们发配到燕山府去。

    到时候我会吩咐镇守燕山府的杨义,好好照顾照顾他们。

    我会保他们性命无忧,但他们再也不可能享受荣华富贵。”

    寇准长叹了一口气,“我寇氏,怎么会变成这样”

    寇季坦言道“名门望族,世家大户传承的久了,总会出问题,没有只兴不衰道理。要时常的修剪上面长出来的枝枝蔓蔓,才能让它长久的延续下去。

    华州的寇氏以后或许会落寞。

    但韩地的寇氏,正在崛起。

    您也算是对得起祖宗了。”

    寇准听到此话,失笑道“你倒是会说好听的哄老夫开心。”

    寇季沉声道“那我随后的话,恐怕就要令你不开心了。”

    寇准愣了一下,叹气道“你要说的是你爹和你那些弟弟”

    寇季点头道“虽然祖父您未将他们纳入您新立的族谱。但他们终究是我爹和我弟弟。只要您活着,我活着,就没办法彻底的割裂干净。

    所以他们即使不在您新立的族谱内,也要跟着天赐去韩地。

    他们对天赐而言,都是血亲长辈。

    他们要是为难天赐的话,天赐反倒不好处理。

    虽然我告诉过天赐,到了封地以后,山高皇帝远的,他想怎样就怎样。

    可事实上,真到了封地以后,他们要是为难天赐,天赐也不好下狠手。

    因为世俗的一些礼法,不是说你离开了大宋,就可以弃之不顾。

    世俗的礼法已经刻在了我们骨头里。”

    下狠手处置血亲后辈,那就公正无私。

    可下狠手处置血亲长辈,那就要背上一个弑字。

    寇天赐真要是背上了一个弑字,手下的人可就不好管了。

    人家心里肯定会对你有想法的。

    寇准听完了寇季一席话以后,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回头你别去老宅了,老夫去一趟。

    这个家里也该立一立规矩了。

    若是你爹和你那些弟弟不遵从。

    那就别怪老夫心狠。

    你爹能拿捏你,老夫也能拿捏他。”

    说到此处,寇准撇了寇季一眼,“老夫真做了什么狠事,你也别怪老夫。”

    寇季闻言,赶忙道“不敢责怪祖父”

    寇准瞥了寇季一眼,嫌弃的道“你小子比老夫心还狠。”

    寇季一愣,哭笑不得的道“祖父何出此言”

    寇准哼哼道“你明明猜倒了老夫会下何种狠手,却不阻拦老夫。”

    寇准能下那种狠手

    抢在寇礼为难寇季或者寇天赐之前,将他逐出府门。

    让其变成一个孤魂野鬼。

    等寇礼变成了孤魂野鬼,他就算再作,也跟寇府无关。

    寇礼可是寇季的亲爹,寇季明明猜倒了寇准下狠手以后,很有可能将寇礼逐出府门,却并没有阻止。

    寇准自然要埋怨一下。

    寇季听到了寇准的埋怨,失笑道“在我诸多长辈当中,也就您拿我当血亲。”

    寇季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

    可寇准看着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寇季那话是什么意思,寇准心里清楚。

    寇季如今的血亲长辈,只有寇准和寇礼。

    寇准当寇季是血亲,可寇礼却没有。

    寇礼在寇季面前,完全没有一个当父亲的样子,也没有担起父亲的责任。

    寇礼对寇季,比民间认的那种干亲都不如。

    寇季可是寇礼亲生的,不是路边上捡的。

    寇礼如此对寇季,实在是愧为人父。

    寇季说出刚才那句话,只是有感而发。

    可寇准却觉得寇季那句话里充满了酸楚。

    寇准缓缓起身,有些怜惜的对寇季道“你刚刚封王,风头正盛,不适合出去晃荡,难免引人话柄,近几日就在府上待着歇息,陪一陪妻儿,别出去。

    奏请官家割裂寇氏的事情,写一封奏疏递进去就行了。

    老夫回头会亲自到宫里去找官家。”

    在朝堂上,功劳太大的话,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功劳大,手里的权力更大的时候,就更不是一件好事。

    若是在风头正盛的时候出去晃荡,总会被一些人嫉妒、构陷。

    寇准当年就是因为风头太盛,被王钦若构陷,最后被罢了相位。

    寇准吃过亏,所以不愿意看到寇季吃亏。

    寇季随后可是要留在汴京城的,而不是去韩地就封。

    若是寇季随后会离开汴京城,去韩地就封的话,寇季才不在乎这些。

    寇季知道寇准是一片好意,也就没有拒绝,点头笑道“知道了,祖父”

    寇准点了点头,没有再言语,背负着双手,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寇季的卧房。

    寇准离开以后没多久,向嫣重新出现在了卧房内。

    手里依旧端着一碗参汤。

    向嫣走到了寇季身边,顺手将手里的参汤递给了寇季,“妾身刚刚温了一下,你趁热喝”

    寇季笑着点了点头,端过了汤碗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向嫣上下打量着寇季,低声道“相公你瘦了”

    寇季喝了一口参汤,笑着道“我倒是觉得自己胖了。”

    向嫣摇头道“不仅瘦了,还黑了不少”

    寇季一口闷了碗里的参汤,放下了碗,感慨道“出征在外,哪有不瘦不黑的道理。比起那些阵亡的将士,我幸运多了。

    我身上唯一的伤势就是此前策马从河西赶到幽州的时候,两腿上摩出的血痕。

    其他人身上,不是刀伤就是箭伤,更有甚者还丢了命。”

    向嫣指了指寇季的肩头,“你身上还有此前受的箭伤。”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那是在西夏战场上受的伤,又不是在河西和辽地受的伤,不能算。”

    向嫣认真的道“都是你的功劳,怎么可以不算。”

    寇季失笑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说到此处,寇季看着向嫣,略带愧疚的道“这一年辛苦你了。”

    寇季征战辛苦,可向嫣打理寇府庞大的家业,照顾寇准,照顾寇天赐和寇卉,也辛苦。

    向嫣听到寇季此话,展颜一笑,“相公你出去了一趟,帮妾身搏了一个王妃,辛苦的是相公。”

    其实向嫣并不是在乎王妃的身份。

    她真正在乎的是,这个身份是寇季为她拼来的。

    王妃对其他大部分人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但是对向嫣并非如此。

    向氏又不是小门小户。

    向敏中活着的时候,前往向府,求娶向嫣的皇族又不是没有。

    其中便有以后能承袭王位的。

    向嫣要是贪王妃的身份,恐怕早就嫁进了赵氏,又怎么可能便宜了寇季呢。

    寇季见向嫣笑容灿烂,就忍不住道“此前的事情,是我不对”

    向嫣笑着道“相公说的是此前在开封府驿站发生的事情吗”

    寇季哭笑不得的道“既然知道,你还问。”

    向嫣道“妾身知道相公公务繁忙,所以相公效仿圣贤,过家门而不入,妾身能够理解。

    只是天赐儿和卉丫头却不理解。

    卉丫头在你策马狂奔过去以后,哭了好一场。

    妾身怎么安慰都没有。

    最后还是天赐儿忍住了哭腔,陪着妾身一起哄,才哄好。

    之前你要班师回朝的消息传回到了府上以后,卉丫头可是赌咒发誓说,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也不知道谁跟她说相公最喜欢钱财。

    所以她特地在你回京的时候,偷了妾身手里的钥匙,从库房里搬了几箱子黄白之物,在你面前撒给了百姓。

    她说她当时隔着老远,看到你脸都被气变色了,高兴的笑了大半天。”

    寇季听到此处,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向嫣掩着嘴笑道“那丫头被你惯坏了。”

    寇季瞥了向嫣一眼,叹气道“她胡闹你也不管管”

    向嫣失笑道“她可是你的宝,妾身怎么敢管再说了,那丫头现在慢慢的也有自己主见了,纵然是妾身不给她钱花,她也能从其他地方诓来钱。

    之前寿王在京城的时候,她就从寿王手里诓骗了一箱金叶子。

    那可是曹皇后私底下送给寿王的体己钱,让他用来赏赐宫人的。

    却被卉丫头骗了一个干净。

    还有宝庆那个丫头,跟卉丫头穿一条裤子。

    两个人凑在一起,那真是无法无天。

    别人知道她们一个是你闺女,一个是你儿媳妇,所以不敢管,也不敢得罪。

    纵然是宝庆那丫头的亲娘张嫔,碍于你的面子,也很少责罚她。”

    寇季挑起了眉头,笑着道“我面子就那么大连后宫的嫔妃都要给我面子”

    向嫣笑着点头,“那可不汴京城里如今都在盛传,说你的面子,可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面子还好使。

    你那几个弟弟,借着你的面子,没少收别人的钱。

    不仅如此,还给人家许了官爵。”

    寇季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此事你都知道了”

    向嫣愣了一下,笑着道“刚才祖父告诉你的说起来,此事还是我告诉祖父的。你那几个弟弟,收人钱的时候,惹了不少麻烦。

    公公那边处理了一些,还有一些处理不了的,就上门来找妾身。

    你不在,公公又找上了门,妾身就只能看着给处理了。”

    寇季沉声道“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情,你也笑得出来”

    向嫣笑着道“妾身只是觉得你那几个弟弟傻的可爱。”

    寇季疑问道“什么意思”

    不等向嫣开口,寇季却已经猜出了向嫣话里的意思。

    “你是说他们胡作非为,是有人在背后教唆的”

    向嫣笑着点头,道“他们才多大一点,平日里欺负欺负人就顶天了,哪有那个胆子在背后给人许官许爵”

    “谁”

    “相公可记得范讽此人”

    “”

    寇季皱眉道“此人不是已经被贬出京了吗当时我还想着收拾此人呢。只是后来给忘了。

    你的意思是我那个几个弟弟胡作非为,背后是范讽在教唆。”

    向嫣坦言道“不仅仅有范讽,还有范讽背后的一个学社。名义上是一个以文会友的学社,可是背后却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寇季微微眯起了眼,“我原以为此人离京以后,会收敛一二,没想到如此不知死活。”

    寇季看向向嫣道“此事你不用管了,回头我会处理。”

    向嫣笑着摇头道“那可晚了。府上的人查到范讽背后的学社弄了不少脏钱,便派人去将那些脏钱拿回来,顺便给范讽一个教训。

    可派去的人出手太重。”

    说到此处,向嫣便不再开口。

    寇季却明白了向嫣的意思。

    范讽,以及范讽背后的学社,八成是没了。

    寇季有些意外的看着向嫣。

    向嫣盯着寇季道“相公你征战在外,妾身一个人守家。总有那么一些不开眼的东西,以为你不在,妾身就好欺负。

    妾身只能让人去给他们一个教训。

    咱们寇府,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

    即便是官家、皇后,见了你和祖父,那也是以礼相待。

    一群跳梁小丑,居然敢打我寇府的主意,那妾身就只能让他们见识见识我寇府的手段。”

    寇季听到此处,忍不住感叹道“你还真是一位合格的当家大娘子”

    向嫣轻声笑道“相公别觉得妾身的手段酷烈就行了。”

    寇季笑着道“你做得对,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就应该强硬一点。此前我征讨西夏的时候,你娘家的人就被人教唆着,想从你手里抢夺我寇府的家产。

    现在又有人在背后利用我寇府的人。

    你娘家的人,你没办法惩治。

    但是其他人你却可以。

    府上留下了那么多人,就是给你用的。

    必要的时候,总得让人见识见识我寇府的手段。

    免得别人都以为我寇府是一门活菩萨。”

    向嫣笑着道“相公不怪妾身就好。只是有一件事妾身要提醒相公,你那几个弟弟,尝到了收人钱财的甜头,即便是范讽等人被处置了。

    仍然不知道收敛。

    汴京城里一些有身份的人,没人搭理他们。

    但是那些青皮混混,倒是跟他们混的很熟。

    相公若是无暇顾及的话,妾身可以管教管教他们。”

    寇季愣了一下,疑问道“怎么管教”

    向嫣坦言道“妾身是没办法对付他们,但却能警告那些青皮混混。只要将他们身边的青皮混混处理干净了。

    他们自然也就变乖了。”

    寇季摇头道“治标不治本。此事你不用管了,祖父回头会处置。”

    向嫣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言。

    夫妻二人在卧房里说了一些私密话,温存了一会儿。

    一直到了晌午过后。

    寇季才出了卧房。

    寇季准备去找一找寇卉,安慰一下寇卉。

    可出了后院,到了另一处别院,就看到了一大一小两道身影,坐在廊道里安置的石桌前,大眼瞪着小眼的看着对方。

    双方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对方。

    在廊道不远处,一群家仆们凑在一起,盯着那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窃窃私语。

    寇季稍微打量了几眼,凑上前,疑问道“什么情况”

    家仆们回身,见到了寇季,先是一愣,随后便是一喜,然后慌张的向寇季施礼。

    “王爷”

    寇季不等他们弯下腰,就摆手道“不必多礼,跟我说说,廊道里的那对父子是什么情况”

    “回王爷,西阳郡王和西阳郡王世子见面以后就是这样,两个人在哪里一坐就是一个时辰,也不说话,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小人们觉得好奇,就凑过来看了几眼。”

    “”

    寇季狐疑的挑起了眉头,“两个人不说话,坐了一个时辰闹什么妖呢”

    寇季嘀咕了一声,对家仆们摆了摆手。

    “你们先下去,我过去瞧瞧。”

    “喏”

    家仆们躬身施礼以后,匆匆的离开了廊道处。

    寇季迈步赶到了廊道里的石桌前,朗声喊道“你们父子在做什么,参禅吗”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圣诞稻草人的小说北颂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北颂最新章节北颂全文阅读北颂5200北颂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圣诞稻草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