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0910章 贪婪在滋长……(今晚一更,明天补……)

本章节来自于 北颂 https://www.mkxs6.com/424/42411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寇季拱手,辞别了寇准,将寇府大宅内一应事务交给了寇准,也将寇府的部曲交给了寇准。

    有寇准盯着,寇府大宅不会出任何麻烦。

    寇天赐到了韩地以后,也不用再怕族人的欺辱。

    寇府大宅被封,惊动了汴京城里不少人。

    寇季回京以后,就一直没有参加早朝,也很少出去晃荡,可以说是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

    可即便如此,汴京城上上下下依然关注着他。

    寇府一旦有点风吹草动,立马闹的是街知巷闻。

    一些人按耐不住,主动跑到了寇季的府邸打探消息。

    寇季刚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向嫣便迎了上来,“相公,西伊王、东阳王、燕山王、西阳王四人前来拜访,妾身将他们安排在了兰园。”

    寇季一边迈步往府里走,一边狐疑的道:“他们几个人跑来做什么?”

    向嫣笑着道:“东阳王说,听到了府上发生了大事,所以过来看看。”

    寇季思量了一下,撇着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向嫣继续笑道:“那妾身就不知道了。”

    寇季一脸嫌弃的道:“他们也是没事找事,如今都封了王了,还往我府上跑。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此举会让满朝文武睡不着吗?”

    向嫣沉吟着道:“没那么严重吧?”

    一群人领着大宋七成兵力在外面浪的时候,朝廷也没说严防死守。

    如今回到了汴京城,手里的兵马几乎都交出去了,朝廷为什么还要严防死守?

    寇季撇着嘴,讥讽的道:“人心太脏了呗。刀没架子脖子上的时候,刀有多锋利,没人在乎。刀驾在脖子上的时候,即便是一柄钝刀,也足以让一些人胆寒。”

    向嫣将信将疑的看着寇季。

    寇季笑着道:“不信?不信你就守在门口瞪着,要不了半个时辰,肯定有人上门。”

    向嫣笑着点头道:“那妾身就在这里等一等。”

    寇季留下了向嫣迈步去了兰园。

    一进兰园,就看到了刘亨、种世衡等人坐在兰园中间的石桌前正在攀谈。

    见到了寇季出现以后,四个人纷纷起身。

    寇季瞧着他们四个,似笑非笑的拱了拱手道:“给四位王爷问安了。”

    四个人哭笑不得的对视了一眼,纷纷躬身向寇季施礼。

    寇季移步走到了石桌前,坐在了主位上。

    种世衡四人才缓缓坐下。

    寇季坐定以后,疑问道:“你们四个不好好在府上收拾东西,跑到我府上来做什么?”

    刘亨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他刘府的大宅,早就被朝廷给收了。

    此次回京,受封了王爵以后,赵祯也没有重新给他赐宅子的意思。

    所以刘亨住在寇府别院里。

    没事的时候就到寇府上来,带刘伯叙出去玩。

    他今天到寇府上来,是准备带刘伯叙去郊外的马场骑马。

    刚进了寇府大门,就撞见了种世衡等人,然后被一并拽了过来。

    种世衡听到了寇季的问话以后,笑着道:“听说你府上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们过来看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寇季挑起了眉头,哼哼道:“我的事,你们也能帮上忙?”

    种世衡干笑了一声。

    寇季继续道:“我府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朱能叫道:“寇公亲自到寇府大宅,封了寇府大宅的门户,还叫没事发生?”

    寇季不咸不淡的道:“马上就要举族迁移了,族里一些不成器的东西总得清理一下吧。你们不是也在清理门户吗?”

    种世衡四人对视了一眼。

    种世衡好奇的道:“寇公大义灭亲了?”

    朱能有些激动的道:“你爹是不是被砍了,你动的手,还是寇公?”

    寇季一脸黑线的道:“胡说八道。”

    朱能嘿嘿笑道:“你向来洁身自好,寇公要清理门户,也只能清理你爹和你那些便宜弟弟。”

    寇季翻了个白眼,“清理门户不代表就要把人全砍了。”

    朱能一愣,干笑道:“你那几个便宜弟弟不砍了,留着过年吗?”

    种世衡一脸赞同的点头道:“你那几个便宜弟弟可是人物。许官许爵,厉害的紧。听说你三弟收了城西瓦子市的一个青皮五千贯,许给了人家一个伯爵。

    伯爵啊!

    咱们在战场上砍一大堆脑袋才能换回来。

    你三弟五千贯就给许出去了。

    还真是厉害。”

    高卫昭一直像是一个局外人,直到种世衡说完了话,他才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几个人的脸色,低声道:“此事已经被御史奏报给了官家,官家已经将此事给压下来了。”

    寇季瞥了几个人一眼,哼了一声道:“所以你们几个是来看我笑话的?”

    朱能搓了搓手,嘿嘿笑道:“咱们是来帮忙的,你那几个兄弟,你要是下不了手,可以交给我,我保证帮你办的妥妥当当,不留半点后患。”

    种世衡接过话茬道:“交给我也行,我保证让他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寇季冷笑了一声,“好啊!既然你们这么热心,那我就把人交给你们。如今人就在寇府大宅内,我祖父盯着。

    你们只管去找我祖父要人。”

    朱能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一僵,打了个哈哈道:“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当真。”

    找寇准去要人?

    那跟找抽有什么区别?

    别看他们如今已经贵为王爵,寇准照样敢抽他们。

    特别是朱能。

    寇准就是用绳子将他吊起来抽,他也得陪着笑脸劝寇准别累着。

    寇季瞪了朱能和种世衡一眼,没好气的道:“说说吧,到底跑到我府上来干嘛?别说是来帮忙的。”

    “真的是……”

    “再糊弄我,我就要送客了。”

    “……”

    朱能、种世衡、高卫昭对视了一眼。

    种世衡率先开口,“确实有一点小事请教你。”

    寇季盯着种世衡没有言语。

    种世衡继续道:“你看,咱们马上就要离开了。府上的一些产业也没必要留着了。你路子广,能不能找人吃下咱们的产业?”

    寇季眉头一挑,眯起眼笑道:“行啊!不过你们的家业都不小,能吃下你们家业的人可不多。

    我回头跟官家商量商量,看看官家能不能吃下你们的家业。

    在咱们大宋朝,也只有官家能一口气吃下我们所有人的家业。”

    种世衡脸上的神情一僵。

    朱能急忙道:“我们就是为了避开官家,所以才找上你的。”

    寇季冷笑道:“你们又不是在做贼,为什么也避开官家?”

    朱能一脸尴尬的看着寇季。

    寇季冷哼道:“官家在旨意上是怎么说的?浮财可以带走,田产、房产、铺面等都要献给朝廷。

    官家的羊毛你们也敢薅。

    你们还真是厉害。

    你们真以为,官家封了你们为王,就奈何不了你们了?”

    朱能脸色一苦,“我也不想薅官家羊毛。可你也知道,我那个封地,不比你们。我那个封地,就是一个穷乡僻壤。

    周边还有强敌环伺。

    要是没钱,根本就没办法经营。

    更没办法招兵买马。

    说不定不等我将封地传给我儿子,封地就被人给攻陷了。”

    高卫昭弱弱的说了一句,“我那边也差不多……”

    种世衡一脸凝重的开口,“我那边……”

    “行了!”

    寇季斜了种世衡一眼,没好气的道:“他们的封地确实穷,可你的封地可不穷。”

    种世衡瞬间瞪起眼道:“倭国还不穷?”

    寇季被怼的有些说不出话。

    在中原人眼里,除了中原,其他地方都是穷乡僻壤。

    所以种世衡的话,绝大多数宋人都会认可。

    寇季瞪了种世衡一眼,道:“没事多读读书,多请教请教征下倭国的刘亨。”

    刘亨听到了寇季提到了自己,随口说了一句。

    “倭国不算穷……”

    刘亨如今是大宋对倭的权威。

    他既然开口说倭国不穷,那种世衡就没办法辩解。

    寇季解决了种世衡,盯着朱能和高卫昭道:“你们的封地确实穷了一些,但你们不该惦记官家的钱财。

    据我所知,官家早在封我们为王之前,就派人调查了我们的家业。

    如今说不定已经被人死死的盯上了。

    官家已经认定了那是他的产业了,你们虎口夺食,那就是找死。

    封地太穷,那就想办法让封地富起来。

    你们可以去鸿胪寺和户部,跟他们商议商议,在你们封地和朝廷疆域的边陲,开设边市。

    然后你们到了封地以后,好好的挖掘挖掘,保不齐能找到什么金矿银矿的。

    玉石、玛瑙说不定也能找到不少。

    实在找不到,就去抓人,给你们放牧,然后贩卖牛羊。”

    朱能和高卫昭听到了寇季的话,面露难色。

    朱能迟疑道:“我大宋如今有不少草场,所牧的牛羊多不胜数。我们贩卖牛羊的话,根本赚不到什么。”

    寇季瞪了朱能一眼,“多不胜数?百姓们都吃上肉了吗?”

    朱能一脸愕然的盯着寇季。

    寇季郑重的道:“只要我大宋百姓一日吃不上肉,我大宋就永远缺肉。”

    高卫昭小声的道:“贱卖不赚钱……”

    寇季没好气的道:“你们牧马放羊又没多大成本。只要你们在西域和北疆立起旗杆,那些游荡在你们封地内外的小部族,还不立马跑过来依附你们?

    有他们帮你们牧马放羊,你们需要花多少本钱?

    牛羊崽子,他们自己就有。

    你们无非是给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草场,让他们安心的牧马放羊。

    再不行,就派人去河西和兴庆府等地学一学。

    学一学如何种地、如何种树。

    反正大宋一直缺粮。

    你们种出多少粮食,大宋都能消化。”

    朱能迟疑着道:“会不会太慢了?”

    寇季被气笑了,“你不会一边让人种地种树,一边带着兵马出去抢?”

    “朝廷能允许?”

    “朝廷为什么不允许?你们一个往西、一个往北,随便抢。只要不侵入到朝廷辖地,朝廷才懒得管你们。

    朝廷不仅不会管你们,还会帮你们销赃。

    我要是你们,现在就跑到户部去,死皮赖脸的赖在户部。

    让户部给我出具一个免税文书。

    有了免税文书,我抢的东西无论卖出去多少钱,都是我的。”

    “……”

    朱能和高卫昭对视了一眼。

    朱能呼吸有些沉重的道:“攻城掠地,朝廷也不会管吗?”

    寇季听到朱能这话,瞬间明白了朱能的心思,“只要你每一岁交足了朝廷的岁贡,你在外面做什么,朝廷都不会管。”

    朱能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高卫昭亦是如此。

    种世衡突然觉得自己的封地不香了。

    他们这些人,别的本事没有。

    就会打仗。

    他们手底下的人也一样。

    给他们一块封地,让他们发展,恐怕要耗费很久很久,才能发展出一个样子。

    但是让他们去攻城掠地、去抢劫,他们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打出一大片疆土,劫掠海量的钱财。

    “突然觉得,自己封在倭国,也不是什么好事……”

    种世衡感叹了一句。

    朱能和高卫昭脸上流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朱能冲着寇季眨了眨眼。

    寇季几乎毫不犹豫的开口,“想都别想。”

    朱能一脸尴尬的道:“我还没说……”

    寇季冷哼了一声道:“你不就是想要火枪和火炮吗?有了火枪和火炮,你可以用极少的兵力,打出硕大的战果。

    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封地翻一个翻。

    但我必须提醒你,治理封地就如同垒屋。

    地基远比一切都重要。

    地基不稳,你就是把屋子盖的再好,盖的再高,也经不起折腾。

    所以在封地立律法,在封地兴教化,在封地上打上自己深深的烙印,才是重中之重。

    我们的封地是要一直传下去的,而不是传几代就不要了。”

    朱能听到了寇季的话,苦笑着道:“话虽如此,可我们一群武夫,攻城掠地还行,治理地方根本就不如那些文官。”

    寇季翻了个白眼,“事实亲历亲为的话,你还当什么王爷?你不会趁现在去招募,去拉拢?

    曹家离开汴京城的时候,田产、房产、铺面,一样没贪。

    但却十分贪婪的搜刮干净了所有依附于曹家门下的勋贵府上的匠人和读书人。”

    朱能和高卫昭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同时起身,对寇季躬身施礼。

    “告辞!”

    朱能和高卫昭二人匆匆的离开。

    反倒是刘亨和种世衡依旧坐着。

    刘亨不在乎那些。

    种世衡则不需要像是朱能和高卫昭一样去招揽人手。

    种家举族迁移到倭国,种世衡的叔叔必然同行。

    他叔叔只要招招手,一大帮子读书人和道人,都会跟着种家赶去倭国。

    有读书人和道人,种世衡封地上就什么人也不会缺。

    在古代,一个合格的道人,能抵得过十个世俗的人才。

    在古代,合格的道人标准是医卜星相、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才有资格称之为一声合格的道人。

    一些道家高人,更是全才。

    比如种世衡的叔叔种放。

    天文历法、医卜星相、兵法谋略、琴棋书画、商道政道等等等等,无一不精。

    寇季见种世衡稳坐钓鱼台,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家底丰厚的人就是好。”

    种世衡翻了个白眼,有种骂人的冲动。

    你一个狗大户在评价一个贫民百姓家底丰厚,你还是人吗?

    你寇家是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名门望族。

    你祖父乃是当世圣贤,门生故旧满天下。

    你寇季亦是如此。

    更可恨的是,你寇季惯会收买人心。

    只要你往高丽一站,吆喝一声,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去投奔你。

    最可恨的是,你寇家富得流油,拿钱都能堆出一个富庶的封地。

    你居然好意思说我家底丰厚?

    脸呢?!

    寇家听过种世衡的神情,看出了种世衡的心思,他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我祖父已经决定去韩地了。

    他让我帮他多搜罗一些书籍,他准备到了韩地以后,再立一座文昌学馆。”

    种世衡噌一下站起身,有种立马要离开的冲动。

    “要走?”

    寇季笑着问。

    种世衡瞪了寇季一眼,重新坐下,哼了一声道:“寇公那可是活着的圣贤,要离开,那也得官家答应才行。”

    寇季淡然笑道:“我祖父去意已决,官家是拦不住的。”

    赵祯又没办法将寇准绑住,更不可能将寇准圈禁起来,所以寇准执意要走的话,谁也拦不住。

    种世衡说不过寇季,只能冲着一旁的刘亨道:“我们封在一个地方,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就不帮我说说话。”

    刘亨淡淡的瞥了种世衡一眼,“说什么?”

    种世衡指着寇季,大声道:“他的封地上以后要什么有什么,我们什么也没有,难道不应该一起谴责他?”

    刘亨哦了一声,道:“我请的人虽然没办法跟寇公比,但好歹也是大宋有名的大儒。”

    说到此处,刘亨顿了一下,用手比划了一下,“七个!”

    种世衡难以置信的看着刘亨。

    七个大儒?

    你在逗我?

    那是大儒,不是大白菜。

    刘亨看出了种世衡的想法,漫无条理的解释道:“我以前掌管的是皇城司,手里握着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其中就有一些大儒的。

    我帮他们找一找失散多年的儿孙,或者帮他们搭救一下已经被贬到穷乡僻壤门生子弟,他们应该能答应跟我离开。

    此前我在攻破上京城的时候,还抓了十几个。

    我闲碍事,杀了一大半。

    若是知道他们有用的话,我肯定将他们留下。

    那样的话,会更多。”

    赵祯和寇季对辽地的南面官和文人,态度是一致的,坚决不用。

    因此,刘亨在攻破上京城的时候,抓到了官员和文人,不是杀了,就是囚禁了。

    赵祯和寇季也没找他要俘虏。

    人就在他手里。

    如今刚好用上。

    种世衡听完了刘亨的话,差点当场发飙。

    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种世衡盯着寇季和刘亨咬牙道:“朱能和高卫昭的封地,可都能往外扩张。我们的封地不是临海,就是被圈禁在海中间,根本没办法扩张。

    你们两个就没什么想法吗?”

    刘亨一脸无所谓。

    寇季瞥了种世衡一眼,不咸不淡的道:“先把自己的封地弄繁荣了再说吧,别好高骛远。

    他们的封地太穷了,所以除了扩张,没有第二条路走。

    你的封地可不穷。”

    种世衡沉声道:“你们就甘心守着那么点封地?”

    寇季冷笑道:“要不你取而代之?”

    种世衡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果断起身,喊道:“当我没说……”

    寇季冷冷的道:“以前你只是守着一个清涧城就满足了。如今官家给了你上百个清涧城。

    你应该满足、知足。”

    种世衡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道:“是我贪心了……”

    寇季淡然道:“去了封地以后,好好的造船,多尝试造一些海船。等你造出的海船能容纳上千人,而不惧风浪的时候,你也可以出去开疆拓土。

    到时候我可以告诉你,在什么地方有大片土地和海量的财富。”

    种世衡闻言,点了点头,拱手道:“告辞……”

    种世衡走后,寇季感慨道:“这人哪,总是贪心不足。贫穷的时候,想吃肉;吃上了肉了,又想住华屋;住上了华屋,又想要其他的。”

    刘亨笑着道:“我就没那么多想法。”

    寇季幽幽的道:“那你可就要小心了。种世衡在倭国站稳了脚跟以后,说不定就会盯上你。”

    刘亨笑容灿烂的道:“他活都不一定能活过我们兄弟,又怎么敢跟我们兄弟作对?他要是敢动我的封地,毁了我和他之间为数不多的情分。

    那我也不会对他客气。”

    说到此处,刘亨盯着寇季笑道:“到时候占了他的封地,给你,你也好搬过来住,省得我们兄弟隔海相望。”

    寇季失笑道:“我就随口一说,你还真惦记上了人家的封地?我劝你还是别多想了,在大宋的力量还能震慑得住所有人之前,种家绝对不会破坏朝廷划下的封地。”

    刘亨笑着道:“不是我想太多,而是他想太多。”

    寇季摇头一笑,刚准备跟刘亨闲聊两句的时候,向嫣进入到了兰园。

    “相公果然是料事如神,不到半个时辰,就有人上门了。”

    “谁?”

    “王公!”

    ……

    ……

    (ps:今晚有点事情出去一下,欠一更明天补,顺便汇报一下这个月的成果,这个月已经更新了三十五万了,更新量绝对是杠杠的,兄弟姐妹们有点啥就给点啥吧。别让稻草的成绩看着太寒酸……(●vv●))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圣诞稻草人的小说北颂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北颂最新章节北颂全文阅读北颂5200北颂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圣诞稻草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