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0909章 大宋如今到底有多富有?

本章节来自于 北颂 https://www.mkxs6.com/424/42411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你不用给老夫解释,你若是真有谋逆的心,也不会等到现在……”

    寇准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

    寇季养兵是为了什么,寇准还是能推测到的。

    寇季真要是想谋朝篡位的话,没理由养兵,也不需要养兵。

    当年汴京城两次兵变,都是寇季和他在关键时刻出手,力挽狂澜。

    他们祖孙若是不出手,甚至背后退一把,也许赵氏皇族早就没了。

    赵氏皇族一没。

    那天下必然大乱。

    野心勃勃的人必然借此,打出各种口号,公然起兵。

    寇季顺势起兵的话,也轻而易举。

    所以寇准相信寇季的话。

    寇季长出了一口气道:“祖父相信我就好,我还真怕祖父您大义灭亲。”

    寇准沉默了一下,坦言道:“你若是真的做出损害大宋的事情,老夫或许真的会大义灭亲。”

    寇季苦笑了一声没有言语。

    寇准哀叹了一声,“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若是此事暴露出去以后,恐怕大宋就没有你容身之地,也没有我寇氏一族容身之地。”

    寇季点了点头。

    此事若是暴露出去以后,恐怕赵祯也未必能容得下他。

    寇准咬牙切齿的道:“他若不是你爹,那该多好……”

    寇礼若不是寇季亲爹的话,寇准早就一刀砍了他,以绝后患了。

    寇季沉吟着道:“祖父打算如何处理此事?”

    寇准站在原地,沉默不语,许久以后,缓缓开口,“老夫带着他们,率先一步赶去韩地。”

    寇季一脸惊愕,“祖父,您的身子骨可不能长途跋涉的受劳累。”

    寇准摇头笑着道:“老夫也舍不得离开汴京城,可不离开不行。”

    寇季急忙道:“怎么会?您可是大宋朝活着的圣贤。”

    寇准感慨道:“老夫更是寇氏族人,也是你的祖父。以老夫对大宋的功劳,官家自然能容得下老夫。

    可官家容得下,不代表满朝文武容得下。

    你和老夫是寇氏的根基所在。

    你不走,老夫也不走。

    那官家封你为王,让我寇氏举族外迁,又有何意义?”

    寇季张了张嘴,没办法辩解。

    寇准继续道:“到时候刘氏迁了、朱氏迁了、高氏迁了、种氏迁了,就剩下了我寇氏。那我寇氏岂不成了活靶子。

    满朝文武还不天天弹劾你我?

    你我祖孙功劳虽大,地位虽稳。

    但也要防止众口销金。

    毕竟,这江山是赵氏江山,而非寇氏。

    官家仁义,在你我祖孙功高盖主之际,并没有将你我祖孙赶尽杀绝。

    还给了一块封地,让我寇氏与国同休。

    我们就不能再给官家添麻烦,更不能让官家难做。

    也不能给大宋朝留下祸患。”

    说到此处,寇准讥笑道:“常言道君子朋而不党,可朝堂上根本没有什么君子。当年老夫在朝的时候,自成一党,丁谓自成一党,王钦若亦是如此,刘娥更甚之。

    如今朝堂上虽无丁党、王党、刘党。

    可寇党依然如日中天,甚至比以前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寇准目光落在了寇季身上,感叹道:“已经很危险了,就不能再往前了。官家对我们仁义,我们也得对官家仁义。

    老夫一走,那些借着老夫名头跟你攀关系的旧属,也就散了。

    李迪、王曾之流,也就不需要再给你面子了。

    官家的江山也就安全了。”

    寇季皱眉道:“官家的江山一直都是安全的。”

    寇准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所有人都对官家忠心耿耿。”

    说完这话,寇准盯着寇季笑道:“老夫离开了,你和官家做的大事也就顺多了。再说了,老夫去了韩地,还能帮你盯着你爹。

    也能帮天赐经营封地。

    那可是只属于我寇氏的地方。

    为了我寇氏子孙后辈,老夫得出一份力。”

    寇季沉声道:“祖父,您离不离开,对我和官家要做的事情,根本不会有半点影响。”

    寇准笑着摇头道:“你啊你,还是太年轻。老夫在汴京城,又不是一个人。老夫背后还有许多故旧,还有许多学生。

    他们若是假借着老夫的名义,跟你和官家作对。

    老夫能如何?

    天天出去澄清?

    还是将他们逐出门户?

    老夫逐他们出门户倒是容易。

    可多年的情分就会毁于一旦。

    他们中间有不少人跟老夫一起共事,也跟老夫一起患过难。

    还有一些为老夫复位,上下奔走了好些年。

    老夫得顾及一些情分。”

    寇季迟疑着道:“祖父您可不是那种喜欢循私情的人。”

    寇准摇头笑道:“老夫是人,又不是石头。怎么可能没有七情六欲。以往老夫手段酷烈,那是因为对付的都是外人,不是自己人。

    真要是对自己人动手,老夫也会犹豫很久。”

    寇季微微挑起了眉头,试探的问道:“所以你没把我爹当成自己人?”

    寇准脸一瞬间就黑了。

    “总之,你可以把事情做绝,但是老夫必须留下一份香火情分。所以老夫必须离开汴京城。”

    寇准瞪了寇季一眼,语气生硬的喊了一句。

    寇季叹了一口气道:“可您的身子骨,经不起长途跋涉,文昌学馆可是您的心血,你应该也舍不得丢下。”

    寇准瞥了寇季一眼,淡淡的道:“老夫的身子骨,好着呢。”

    寇季一脸不相信。

    寇准哼了一声道:“老夫的病,一半在身,一半在心。老夫是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被人陷害,跟人勾心斗角,每日里大动肝火,郁气难消,久而久之自然就病了。

    如今脱离了樊笼,潜心教书,修身养性。

    身子骨自然就好了。

    虽然比不上年轻的时候,可比天禧年间要好了不少。”

    说到此处,寇准从鬓角拽下了一撮头发,从中选出了一缕,在寇季面前晃了晃。

    “别觉得老夫上了年龄,身子骨就不行了。”

    寇季一脸惊愕的盯着寇准亮出的那一缕头发。

    “黑的?!”

    寇季瞪着眼,盯着寇准,难以置信的道:“您老这是返老还童了?怎么做到的?”

    寇准在很早以前就满头白发了。

    如今在白发当中,居然生出了黑发,寇季当然觉得难以置信。

    寇准淡然的道:“刚才不是说了吗?老夫的病,一半在身,一半在心。脱离了樊笼,每日教书育人,修身养性,心病彻底痊愈,黑发也就跟着冒出来了。”

    寇季有些不敢相信的道:“我还以为你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寇准瞪了寇季一眼,“你觉得老夫现在还敢吃灵丹妙药吗?”

    自从丹毒案爆发以后,汴京城就再也没有人嗑丹了。

    寇季一脸惊奇的道:“照这个情况,您老也许不久以后就能满头乌发,并且在多活很长一段时间?”

    寇准不满的道:“你是盼着老夫去死,好继承老夫的家业吗?”

    寇季笑着道:“您那点家业,我真的没惦记过。”

    寇准瞪起眼,“你是嫌弃老夫没用,没帮你搏一块封地出来?”

    寇季摆手笑道:“不敢不敢……”

    寇准哼了一声。

    寇季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道:“祖父您虽然不怕舟车劳顿了,但文昌学馆您舍得吗?”

    寇准不咸不淡的道:“老友都死的差不多了。文昌学馆在汴京城也站稳了脚,即便是没有老夫,也能继续运转。

    老夫没什么好留恋的。

    再说了,学问这种东西,那是要传出去,让人学了,才叫学问。

    若是属于高阁,再好的学问,又有什么用?

    汴京城,乃至大宋朝的百姓,已经不需要老夫再教授他们学问了。

    但是韩地,需要老夫去传授学问。

    随后迁移过去的人,更需要老夫去为他们传授学问。”

    寇准说到此处,一脸傲色的道:“老夫好歹是当世唯一活着的圣贤,自己家封地上的学问,还需要假借别人的手传授,那老夫多没面子?

    若是以后自己家封地上走出来的学子,被其他地方的学子压的喘不过气。

    那老夫还有什么脸面被人称赞为圣贤?”

    寇季听到此处,叹了一口气道:“您老真的舍得?”

    寇准笑着道:“舍不得又如何?我寇氏族人以后要在韩地落脚,以后的子子孙孙都要住在韩地。

    老夫身为其祖,总不能对他们置之不理吧?

    总不能让他们被高丽人同化,去学高丽学问吧?

    老夫要让他们学习我大宋的学问。

    老夫要让他们说汉话、着汉衣、守汉地。”

    寇季长叹了一口气,道:“祖父打定主意了?”

    寇准点头笑道:“你别拦着老夫,不然老夫只能偷跑了。”

    寇季苦笑了一声,“祖父既然打定了主意,我自然不敢拦。”

    拦也拦不住。

    他又不能生捆了寇准。

    寇准笑着道:“算你识相。”

    寇季沉吟着道:“祖父打算何时启程?”

    寇准瞥了一眼寇府大宅,“自然是越快越好。你那个蠢爹口无遮拦,说出了那种蠢话。如今寇府大宅上上下下,都知道你有大秘密。

    所以拖的时间越长,对你越不利。”

    寇季迟疑道:“回不回太急了?”

    寇准摇头道:“一点儿也不急。老夫带着一部分人先走,随后天赐带着剩下的人和东西过来就行。”

    说到此处,寇准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你也不用去求官家将我们和华州的族人做一个割裂了。

    回头让天赐带着他们一并去韩地。

    天赐镇不住他们,老夫却可以。

    离开了大宋,老夫倒是想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手段威胁老夫的。

    他们若是识趣,老夫让他们继续做富家翁。

    他们若是不识趣,老夫就让他们去修桥铺路。

    老夫是不会伤他们性命,但没说不让他们吃苦。”

    寇季闻言,哭笑不得的道:“他们肯定会闹。”

    寇准冷哼道:“真要闹,那老夫就打断他们的腿,拆开寇氏,丢到一地,让他们安心的为我寇氏开枝散叶。”

    寇季失笑道:“祖父还打算在韩地分封诸侯?”

    “诸侯?他们想得美。安安心心当一个平民就够了。给他们富贵,他们不要,非要跟我们作对,那他们就别想再享受富贵。

    到时候该交税交税,该服役服役,谁也不例外。”

    寇准冷哼着道。

    说完这话,寇准又补充了一句,“你别忘了,如今我们的族谱上就六个人。”

    寇季闻言,点了点头,“即使如此,那韩地的一切,就交给祖父了。”

    寇准撇了撇嘴道:“不交给老夫交给谁?老夫堂堂大宋朝总摄国政,难道还治理不了一个小小的韩地?”

    寇季摇头道:“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寇准哼了一声,问道:“你就没什么要交代老夫的?”

    寇季干咳了一声,道:“回头我会调遣一些兵马入韩。到时候祖父您看着安置一下就行。”

    寇准有些好奇的问道:“大致有多少?”

    寇季迟疑了一下,低声笑道:“应该有十万吧……”

    “嘶……”

    寇准倒吸了一口气,有些不敢相信的盯着寇季,“十万?十万?!你小子可真狠。”

    十万兵马,跟十万百姓。

    那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且寇季手里出来的兵,又岂是弱者。

    必然是十万精兵。

    十万精兵,能干的事情可就大了。

    若不是知道寇季的为人,寇准估计就要开始大义灭亲了。

    也就寇季手里握着十万精兵,对大宋没想法。

    若是旁人,恐怕早就惦记上了大宋江山了。

    寇季笑着道:“我可什么也没做。”

    寇准瞪了寇季一眼,“你还想做什么?再养十万?”

    寇季干巴巴一笑。

    寇准质问道:“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寇季迟疑了一下,道:“到时候水陆两路,都会有一大笔钱财运送到韩地。此外,还会有一些韩地重建所需要的东西。”

    寇准眉头一挑,疑问道:“有多少?”

    寇季坦言道:“铜钱的话,大概也就是四五千万贯吧。”

    寇准点了点头,道:“你做生意短短十数年,就有这么多家财,还真是让老夫吃惊。”

    “那个……金砖银砖的话,大概有个十几船吧……”

    寇季低声说了一句。

    寇准徒然瞪大眼,“乌篷船?!”

    “五牙大舰……”

    “你抢国库了?!不对,国库也没有这么多钱。”

    “……”

    寇准直直的盯着寇季,颤声问道:“你哪儿弄到这么多钱?”

    寇准可是见过大世面的。

    能让他声音颤抖,可见这些钱财的数量有多惊人。

    国库最充裕,存钱最多的时候,恐怕也没这么多。

    寇季坦白道:“一部分是一交子铺赚的。当初我执掌一字交子铺的时候,建了三座宝库。

    其中有一处,就是我用来存放自己在一字交子铺红利的。

    还有一部分是铸钱赚的。

    将旧钱铸成新钱,中间的火耗,就赚了一大笔。

    还有一部分是我养的兵马抢的。

    抢那些海外小国的。

    还有一部分是寇府的生意赚的。

    还有一部分是之前处理产业所得。”

    寇季大致说了一些,并没有细说。

    因为细说起来,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毕竟,寇府的生意有点多,也很复杂。

    要说清其中的关系,说清如何盈利,以及每一岁的盈亏,要耗费不少口舌。

    寇准听完了寇季的话以后,有些失神的道:“你把我大宋都掏空了……”

    寇季笑着道:“祖父说笑了。我大宋的钱财,多的超乎您的想象。国库里如今虽然是空荡荡的。

    可官家的私库,存钱已经超过了万万贯。

    一字交子铺的存钱,恐怕已经达到了五十万万贯。”

    “不可能!”

    寇准几乎毫不犹豫的开口。

    寇季摊开手,笑着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一字交子铺如今融入到了大宋,大宋朝有五成的富户、商人,把钱都存在一字交子铺。

    百姓们亦是如此。

    市面上虽然一直有钱财在流通,可更多的钱一直存在一字交子铺没有动。

    如今民间一些大宗的买卖,几乎都是用一字交子铺的交子做交易。

    所以不论市面上的大宗买卖如何交易,钱一直放在一字交子铺。

    一字交子铺的存钱自然多。

    此外,我大宋先后征下了河西、西夏、大理、辽国、高丽,几乎将他们钱财、藏宝,都搬空了。

    如此庞大的钱财,入了我大宋,就进入到了一字交子铺。

    朝廷分发给将士们、朝臣们、百姓们的,几乎都是交子。

    您说说一字交子铺内的存钱,能不高吗?

    再过一些年,朝廷的存钱恐怕会更多。

    因为朝廷在大理发现的金银铜矿,在日以继夜的开采。

    大理金银矿多寡,我不好说。

    但是铜矿的数量大的惊人。

    等它们全部开采出来以后,还是会存进一字交子铺。

    所以一字交子铺的存钱会越来越多。”

    顿了一下,寇季低声又补充了一句,“此前官家派遣刘亨去倭国,就是因为有人在倭国发现了一座银山。

    那是一座真正的银山。

    刘亨在倭国数年,已经开采出了不少银子。

    如今正源源不断的运往我大宋。

    所以一字交子铺现在的存钱,真的不多,因为以后会更多。”

    寇准张着嘴,陷入到震惊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曾几何时。

    大宋穷的国库里能跑耗子。

    满朝文武往往会为了十万贯钱的走向,在朝堂上争吵好几日也不会停歇。

    可如今呢?

    大宋居然富有到了这个地步。

    富有到让人难以置信。

    寇季瞧着寇准一脸震惊,没有再开口。

    寇准没办法理解大宋现在的富有。

    寇季却能理解。

    以往,大宋看着贫穷,那是因为大部分的钱不是被藏进了地里,就是在市面上快速的流通。

    如今,交子已开始逐渐的替代铜钱,铜钱的储量自然直线上升。

    此外,大宋征战敌国,所过之处,几乎是挖地三尺。

    自然缴获到了庞大的钱财。

    更重要的是,大宋一旦征灭了敌国,敌国大部分人都会沦为罪籍。

    罪籍是没有私有财产的。

    也就是说,大宋征灭一国,几乎就将人家给搜刮空了。

    如此庞大的钱财,源源不断的汇聚到了一字交子铺,一字交子铺的存钱自然直线上升。

    此外,朝廷在赏赐、抚恤等方面,如今用的都是交子。

    交子取代了铜钱。

    铜钱自然就存下来了。

    寇准惊愕的站在原地愣了许久,才愣愣的询问寇季。

    “既然我大宋已经富到了这个地步,为何物价并没有上升多少?”

    寇准虽然并不精通经济,也没系统的学过,但是作为曾经的总摄国政,他还是懂一些经济的。

    寇季解释道:“那是因为我和官家压着。事实上大宋的物价已经攀升了,只是不那么明显。”

    毕竟,对穷人而言,只要不是生活必需品。

    其价值高低,对他们而言就没有多大影响。

    因为大部分的穷人,几乎都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而他们所需的一些生活必需品,有一部分是官营,只要赵祯盯紧了,就没办法涨价。

    对富人而言,一个烧饼一文钱也好,五文钱也罢,并没有啥区别。

    真正深有感触的是那些处在中层的百姓。

    只是这一类的百姓在大宋占少数。

    当然了。

    更重要的是寇季和赵祯二人十分默契的选择了没有释放一字交子铺的钱财。

    一字交子铺如今除了给朝廷借款以外,并没有给民间借款。

    一旦放出了对民间借款。

    那大宋的物价会成倍数增长。

    寇准沉默了许久,苦笑了一声,“老夫才辞仕几年啊。现在的大宋,老夫有点看不懂了。”

    五十万万贯啊。

    庞大到让寇准窒息的数字。

    以前寇准在朝堂上的时候,一万万贯这个数字,大宋上上下下都不敢想。

    如今不声不响的突破了五十多倍。

    疯了吧?

    寇准有点怀疑自己当了十数年假宰相。

    寇季笑着道:“看不懂就慢慢看……”

    寇准摇着头,低声道:“不去管它,不去管它……老夫该为大宋做的,都做完了。以后安安心心经营韩地就行。”

    寇准盯着寇季,神色复杂的道:“大宋朝,现在是你们君臣施展拳脚的地方。”

    寇季笑着道:“不过是薪火相传而已。”

    寇准愣了一下,笑容灿烂的点了点头。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圣诞稻草人的小说北颂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北颂最新章节北颂全文阅读北颂5200北颂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圣诞稻草人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