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三十六章

本章节来自于 娆夕鬼 https://www.mkxs6.com/431/43193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天牢干干净净,地面倾斜,越往里走就越下沉,两边列满了牢笼,栏杆上隐隐约约能看见咒文,罗刹被关在天牢最深处。三界安稳,天界是最无争端的了,故而他一路被天兵带进来,这偌大一个天牢里再没看到别的囚犯。天兵给罗刹的双手双脚锁上镣铐,放下囚门就走了,也没再管他。

    罗刹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枷锁碰撞出叮铃哐啷的响声,在天牢中回荡开来。

    他在魔界活了百岁,不知冷、不知趣、不知情。很小的时候会有府中的他是怪物。要不了多久这些小孩就会被大人火急火燎地带走,领走时对着罗刹白眼翻翻,告诉孩子们此地危险,这怪物不祥、吃人的!

    他听不懂,也就没什么感觉。

    送吃食的侍婢偶尔探头进来看看小茅屋里的他死了没有,他不爱在这茅草屋里待着,他爱看天,喜欢那个小山崖。山头上风大,吹在耳边呼呼响,人情世故他不懂,自己为何是异类他也不懂,孤独,他也不懂,可他知道自己不喜欢这滋味,常有时觉得身体里的血都要爆裂开了,他便冲上山对着树木石头发泄。

    璃凰,是让他知冷、知趣、知情的人,是第一个对他好的人,所以他想守着璃凰。

    璃凰是个活泼的小子,老神医赏识他,他也不辜负,常做出成就让老神医连连点头。可璃凰也有沉默的时候,他不大爱与人相处,尤其那三个师兄,有时迎面遇到,璃凰都会立马转身开溜。

    罗刹察觉出来,觉得璃凰在这神医府也是异类,那他们就是同类。

    相伴千载,人情冷暖罗刹看在眼里,该学的生存之道他也学会了,其余的他不关心,他只关心璃凰。

    他以为璃凰也不关心,可是那句“你不要再跟着我了”让他意识到,璃凰是在乎的。璃凰在乎旁人如何看他,璃凰,或许不想当异类。

    罗刹的神情淡了淡,却听远处传来脚步声,是他最熟悉的脚步声。

    天兵守在门口,没跟过来。璃凰站在囚笼外,罗刹抬头看他,看不出那算是个什么眼神,于是他又把头低了下去。

    璃凰蹲下“大个儿……师父不行了……”

    罗刹皱了皱眉,药理病理他不懂,可是璃凰这么说,那一定是无力回天了。老神医是个好人,不过也是个药痴子,这些年在他身上试药,罗刹心里都明白,反正自己能承受,这些也都无所谓。

    璃凰叹了口气,又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你可知你自己是谁?”

    是谁?区邑之子?鬼儿?怪物?傻子?罗刹抬抬眼“大个儿。”

    璃凰心里一酸,再看罗刹时眼神有些迟疑“你这个傻子……”

    罗刹看着他。

    璃凰忽而对罗刹轻轻笑了笑“我带你离开这里。”

    这句话让罗刹整个人都松了一松,从刚才开始,他一直以为璃凰不要他了。

    璃凰也没再多说什么,起身走了,跟着天兵回到了大殿之上,直接向天帝请了罪,私授修行之法他还是没认,请的是罗刹伤人之罪。

    天帝下旨,除了璃凰的籍,将他与罗刹赶出了天界,并以雷刑加身。璃凰身子弱,受完雷刑只剩一口气了,罗刹带他在魔界找了处僻静地,按照他教的办法,替他疗伤。

    整个过程很漫长,璃凰大多时候都在昏迷,醒来便自探内里,然后告诉罗刹该如何。整整耗了快两年,璃凰总算痊愈。

    可痊愈之后的璃凰和从前有了不同,整个人看起来冷冷淡淡、阴阴沉沉。而且,一如从前老神医那样,他也开始研究起了罗刹。罗刹有时候都觉得璃凰看自己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自己剖开似的,不过无妨,只要璃凰高兴。

    在罗刹心里,他觉得璃凰放弃了天界,放弃了老神医的衣钵,选择和他在一起。

    璃凰说得对,他痴傻。

    除了研究罗刹以外,璃凰还开始让罗刹修炼各种术法,这方面罗刹从来没让璃凰失望过,他一学就会,更常常达到璃凰都没想象到的境界。

    如此又过去了百年,他们一如既往的同吃同住、形影不离。罗刹还是很少说话,璃凰的话也少了。

    这天夜里,璃凰陪着罗刹躺在屋外的地上望天,这魔界的夜空最没什么可看的了,混混沌沌,可罗刹喜欢。

    “大个儿,你恨过吗?”璃凰冷不丁地开了口。

    没前没后地倒是问懵了罗刹,他转过头看着璃凰。

    璃凰像是在自言自语“无论你做了什么、还是没做什么,总有人见不得你好,心啊……”他伸手指向空中,“……比这夜空还要黑。”他坐起来,低头凝视着罗刹的双眼,“你知道你是谁吗?”

    这话百年前在天牢里璃凰也问过,这会儿罗刹还是给出了一样的回答“大个儿。”

    璃凰笑了起来,喃喃道“算了,你什么都不懂。”

    良久无语。

    璃凰站起来“这深山住腻了,也该出去走走。”

    次日,璃凰带着罗刹去了东城,那会儿,区邑已然是魔界东城主了。巧的是,这天区邑寿辰,整个东城都欢天喜地。为了庆贺寿辰,区邑还亲自办了个比武大会,不比术法,只拼拳脚功夫,得魁者,可入城主府为武官。更热闹的是区邑干脆在城中设了宴,一边吃酒,一边观赏这场比武大会。

    璃凰携罗刹隐了气息,混在人堆里远远看着。

    对于区邑,罗刹早就想不起来了。

    璃凰站了一会儿,轻声说“那是你爹。”

    罗刹一怔,猛地想起这千余年来自己唯一见到区邑的那次——被他一脚踹在地上。

    顿时心中有些异样,不过并没有多大感觉。

    璃凰迈步往前“你去比划比划。”

    来到比武台边上,罗刹在旁领了牌子,入了比武者的队列。他面生,身形又高大,惹得身旁的人忍不住多看他两眼,而璃凰则站在看客堆里。

    台上正比试的二人之中,有一个明显处在优势,粗看他身形与罗刹旗鼓相当,拳脚功夫亦很了得,转眼间已连胜数把,很快,轮到罗刹上台了。

    那人接连得胜,趾高气扬地站在台中央等着罗刹上来,心中得意溢于言表。

    罗刹冷冰冰地站到他对面。

    那人二话不说便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卯足了力气一拳砸在罗刹胸口。他速度极快、来势汹汹,拿的是一招制敌的把握。

    可谁也没想到,罗刹稳稳地接住了这一拳,他大手捏住那人的拳头,随后一施力,直接将那人的手骨捏了个稀碎。那人惨叫着收回手,疼得冷汗瞬间冒了出来。

    罗刹也吃了一惊,他又没什么比武经验,在他看来自己并没有用多大力气,谁知道这人的骨头跟柴火一样不堪一击?惊慌之下他下意识地寻找起了璃凰,可璃凰并不在原本的位置。

    那人也是硬汉,即便如此也并没有罢休,他看罗刹晃神,便回身对着罗刹的脖子踢了过去。这次罗刹没有伸手去抓,而是直挺挺地挨了这一脚,整个人歪了一歪。那人见得手,又接连出招。

    罗刹来回张望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璃凰的身影,可对手还在不依不饶地攻击他,他心烦意乱之下忍不住还了手。

    对手被废了一只手之后基本都在用腿攻击,只见他腾起身来对着罗刹的胸口连环踢了过去,罗刹退了几步,猛地定住,伸手抓住那人的双腿,随即往后一抓,将那人面朝上摔在了地上。还没等那人反应过来,罗刹抬起腿对准那人的脑袋踩了下去。

    原本哄闹的看客群瞬间鸦雀无声,不知是谁起头发出了一声尖叫,人群便四散逃开了。不远处,正津津有味吃着酒的区邑看到忽然散开的人群,眉头一皱,只见罗刹孤零零地站在比武台上,还在东张西望着。而他的对手躺在一旁,脑袋被踩碎了。

    放肆!

    平日里死个人没什么,可在城主寿宴上如此这般那就是放肆!

    卫兵们一看城主脸黑了,立刻飞身过去围住了比武台上的罗刹,要将他擒回去给城主发落。

    可找不到璃凰的罗刹越来越暴躁,只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炸裂。

    他眼露红光,面目狰狞,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卫兵们看此人古怪,不敢妄动,领队的一声令下之后,他们便摆开阵来,各人往罗刹头顶递过去一道术法,空中蓦地出现一张大网,将罗刹罩了起来。这网越缩越小,最终将罗刹紧紧地裹住之后,整张网忽而变得锋利如刃,只要罗刹一动弹,就会割开他的皮肉。

    罗刹吃痛,眼中的红光越来越盛。随着一声怒吼,周围的卫兵们同时被一鼓气浪掀翻在地,裹着罗刹的网瞬间消散。

    一场暴怒、一场杀戮。

    “大个儿!”

    璃凰的声音钻进他耳朵里,他才像被泼了一盆冰水般瞬间清醒了过来。

    可眼前的景象,宛如炼狱。

    他不知几时已经来到了宴席这边,而区邑正在他手里——脑袋在左手,身体在右手。四周遍地尸体,只是没几具是齐全的。

    璃凰站在不远处,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罗刹自己也是遍体鳞伤,比起这个,他的思绪更糟,回过神来之后不住地颤抖“璃凰……”

    确定罗刹已经清醒过来之后,璃凰明显松了口气,随即竟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带着手足无措的罗刹大摇大摆地出了城,看着还在颤抖罗刹,璃凰微笑道“别怕,这些人都该死,不是吗?”

    是吗?

    璃凰替罗刹疗完伤,凝视着他“弱肉强食,三界皆如此。”他一只手扶住罗刹的肩膀,“你便是三界最强者!”

    罗刹愣了愣,他懂了,璃凰要的是统治。

    东城主一族在东城主寿宴当日遭屠的消息飞快地在魔界传开,区邑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死在亲儿子手里。魔君又惊又怒,颁了戒严令,并彻查此事。不管是不是私怨,这无疑是一种挑衅。

    然而才过不几日,东南城也出了事,东南城主被发现的时候也已经身首异处。同一天晚上,西城燃起一场大火,扑而不灭,足足烧到第二天夜里,无人生还。

    魔界陷入了巨大的恐慌。

    魔君亲自调查,只从东城和南城的幸存者口中知道,对方两个人,一高一矮。

    这简直戏说!怎么可能两个人就在几天时间里就将魔界搅得这般天翻地覆?可派出去的探子纷纷无果而返,魔君恨得牙牙痒。比他更糟心的是剩下五个活着的城主,他们哪里还敢在自己城中待着?他们也不管魔君下没下召集令,先集体聚到了多罗城里,心中还侥幸着——不管是招谁惹谁了,对方有本事就杀到这主城来,千万魔兵可不是摆设!

    多罗城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地守卫起来了,结界都设了三道不止。可除了这里暂无祸事以外,周围一圈、八个城——整个年汀在之后的不到十日里,无异于修罗场一般。

    活着的五个城主管都不管,别说他们,连魔君也颇有一种自身难保的危机感,哪还顾得上百姓与子民?火烧眉毛的魔君躲在这多罗城里,练起了幽冥术。

    魔界这么大一场祸事自然也传到了天界去,原本两界并无瓜葛,可这事太大,也太过匪夷所思,使得天帝也惶惶不安起来。

    天界也开始戒严,可并未插手魔界此事。

    罗刹随着璃凰灭了八大城之后,停了几日,可始终没等来天界有何作为。彼时还没有卯刹海,此处只是深不见底的山沟——将年汀与赤方分割开来的一道巨大裂痕。

    罗刹与璃凰二人站在无妄山崖上,身后是一片死气的年汀大陆,二人向前纵身跃下,来到了人界所属的赤方大陆。

    人族都是肉体凡胎,不过赤方大陆在当时亦是妖族最多的地方,那也禁不住罗刹的几把火,一样是生灵涂炭。

    闹完人界,二人又回到无妄山上待了几日,璃凰冷冷地凝望着赤方之上的无极天都,淡淡道“你看,天界自诩神明,如今众生深陷苦海,怎不见这些神明出来救苦救难?”

    罗刹站在他身后,他眼中红光莹莹,面色冷峻,如今他已经完全能够接受、甚至驾驭这种状态了。他上前一步,凑到璃凰耳边“杀吗?”

    璃凰眉头微皱,往边上闪了闪“不急。”

    以往时候,罗刹会重新缩回一旁,可这次,他居然伸手拦住了璃凰的腰杆儿“悬崖边上,留神着点。”

    璃凰头发都要直了,一把将罗刹推开,惊愕道“你干什么!”

    罗刹收回手“为何总是躲我?”

    在罗刹面前,璃凰习惯了不可冒犯“恶心。”他多么肆无忌惮啊。

    罗刹神色一昧,连眼中的红光都暗了一些,沉默了一会儿,忽而笑了起来。

    璃凰皱眉不解“笑什么?”

    罗刹却狂笑不止,他的笑声别扭刺耳,眼中红光越发澎湃,璃凰见状不住惊慌一瞬,下意识地往后又退了退。

    这一退,罗刹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看着璃凰有些惊恐的样子,哑着嗓子说道“怕我?”

    璃凰从未见他如此模样,他是吃准了罗刹的——罗刹痴傻,只听他的话;罗刹体内的血气爆发起来便难以自控,但他可以控制;罗刹绝对不会质疑,也绝对不可能伤害他。

    所以罗刹如此,让璃凰深感不安。

    罗刹很激动“你怕我什么?”

    璃凰故作镇定,怒道“你发什么疯!”

    可不就是快疯了吗?罗刹极力控制着自己,拳头攥得咯咯作响,看到璃凰发怒,他还是忍住了,逐渐平静下来,垂眸不语。

    璃凰稍稍松了口气,不愿与他再有任何对峙,带着他直奔了无极天都。

    天宫被天军围了个水泄不通,天帝亲自设下结界,此刻,一众上神聚在大殿里,个个面如土色。人魔两界简直像是遭了灭顶之灾,对方究竟什么来路、如何神通、为何如此一概不知,可看着眼前造下的这些局面,连天帝心里都惴惴焉。

    殊不知,宫外层层把守的天军已经和地狱之手打起了照面。

    天界空气稀薄,罗刹最擅用的火术在此地并不好使,所以面对万万天军,他只能近身肉搏。听起来像是吃亏,其实不然,只是天军人数众多,罗刹还是要耗些精力的。

    外头出了动静,里头自然也炸了锅。

    天帝派了一众武神出来应战,自己没有贸然出面。

    几位武神加入战斗之后,罗刹稍显得吃力了一些。尤其雷神,引得道道惊雷劈下来,罗刹人都黑了。他并非刀枪不入,只是自愈力极强。只听他怒吼一声,迎着四面八方地攻击,瞬间冲到了雷神跟前。他此刻的样子无比恐怖,焦黑的身躯上鲜血淋漓,头发散乱、眼中红光灼灼,真真是修罗场里的恶鬼一般。

    雷神后退不及,被罗刹一把抓住了脖子,落得了和魔界那位比武者一样的下场。

    雷神虽然被捏爆了脑袋,但这个空档却让其余天军得意出招。战神顾不得心中震惊,一跃而上,手中宝刀和着法术对准罗刹的脖子刺了过去。可是罗刹反应奇快,在刀刃砍中自己的前一刻,也聚了术法在手心,一手一刀两道法术相撞,对峙了起来。

    天军亦不迟疑,纷纷凝了法术对着罗刹打了过去。

    罗刹此时已然怒不可遏,怒越盛、力越盛,他周身缭绕起血气,一道道法术打过来,竟都被这层血气化解。而罗刹眼神一狠,手中力道又重了一分,五指一捏,竟捏住了战神的宝刀。战神见一招未中,本就有了收势,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宝刀会被罗刹抓住,脱了他的手。

    电光火石之间,罗刹已经将宝刀转了个向,对准战神的胸膛丢了过去。几乎是在战神后退落地的同时,他被自己的宝刀刺穿了胸口。他手中已经聚成了法术,只是还没来得及挡到胸口,就差一个瞬息。

    一口鲜血喷出,战神悠悠倒地。

    战神一倒,整个天军都涣散了大截,而罗刹已是佛挡杀佛、神挡杀神之势,胜败已然显而易见。

    天宫门外血流成河,万万天军皆数阵亡。

    璃凰从远处走来,带着罗刹直入九霄大殿。

    这二人一进来,整个大殿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罗刹已经杀得面目全非,可璃凰这张脸,还是有不少人认识的。

    天帝也认得,他瞠目结舌“你?!”

    璃凰笑了笑“见过天帝陛下。”

    璃凰被除籍那日,老神医便湮灭了,大弟子堂而皇之地继承了老神医的衣钵,另外两个也在神医府里当了掌事。这三人也在大殿之上,他们看见璃凰从外进来,已经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许是瞪得太夸张了,原本没注意到他们的璃凰,忽然瞥眼瞧了瞧他们,吓得三人飞快地把头埋了下去。

    “你想要做什么!”天帝怒道。

    璃凰收回目光,淡淡道“在下近来潜心炼制一物,如今差一样东西,特来找天帝讨一讨。”

    天帝瞪着他,并不接话。

    这反应也在璃凰料想之中,他依旧微微笑着,继续说道“此物名叫万灵珠,需天帝以纳灵术将宫外这万灵吸纳入体,随后祭出元神,交予在下。”他说得就像路过此地讨口水喝。

    天帝脸都白了。

    “天帝肯吗?”璃凰一脸嘲讽。

    坐在天帝身旁的天后按捺不住站了起来“疯话!”她手中捏了一倒法术,对着璃凰打了过去。罗刹反应飞快,一步挡在了璃凰身前,挨了这道法术之后,他觉得浑身发麻,不禁一个踉跄,但还是没有倒下。

    天后惊在原地,她万年修为,专攻离魂之术,此术麻痹魂魄,而从璃凰二人入殿开始,她就将离魂术捏在手里了,聚到此时,浓郁精纯,怎会没有作用!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天后的本事众神皆知,此时整个大殿脸都白了。

    最淡定的还是璃凰,他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重复了一遍“天帝肯吗?”

    天帝也站了起来,挡在了天后身前,他扫视了一圈殿中上神,眼里渐渐浮出了绝望“若如你所愿,可否留我天族一条生路?”

    这倒是璃凰没有想到的,他微微一怔,缓缓应道“好……”

    天帝咬了咬牙,一把将天后退离了自己,又向前迈了一步,双手一抡,随着纳灵术的施展,宫外万万天军之灵犹如粒粒星辰都朝天帝涌了过去,层层气浪磅礴浑厚,震得众神站都站不稳,而此情此景,众神纷纷扑通跪地,恸哭起来。

    天后在旁更是声嘶力竭,可她一边往前冲,气浪一边将她越推越远。

    只有罗刹巍然不动,璃凰站在他身后,脸色沉沉。

    万灵入体,天帝仰天一啸,一道圣光之中,他的元神融合万灵化作一珠,漂浮到了璃凰面前。

    大殿归于平静。

    璃凰看着眼前的万灵珠,不知为何地感到心慌,迟疑片刻之后,他伸手抓过万灵珠,带着罗刹离开了无极天都。

    天帝祭了元神,天军皆数阵亡,战神、雷神战死,天界成了散沙;人界生灵涂炭;魔界哀鸿遍野,只剩一个多罗城,苟延残喘。

    三界天崩地裂。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丑良的小说娆夕鬼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娆夕鬼最新章节娆夕鬼全文阅读娆夕鬼5200娆夕鬼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丑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