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本章节来自于 娆夕鬼 https://www.mkxs6.com/431/43193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年汀大陆·多罗城·沉冥宫

    南枭带着罗刹去军营转了一圈,手下无人,南枭亲自将杂草丛生的军营收拾了一遍,备着这几日要开始重新招兵了。罗刹从头至尾也没帮手,自管自在兵库里参观,不愧是魔界兵库,看着都快赶上沉冥宫大小了,成百上千的稀奇兵器罗列其中,看得罗刹好不新鲜!

    南枭收拾完军营过去找他的时候,就见他提着两把银制大刀,正在毫无章法地耍着玩儿。南枭乐了,也不过去,怕被误伤,只在大老远冲他喊了一声:“走啦!”

    罗刹才恋恋不舍地放下刀,跟着南枭回了宫里。

    如此也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

    两人回宫后不久,四位妖尊大捷而归,底下族人们个个光彩焕发。东南西北四位城主也来了,入了正殿向南枭禀告情况。因着有妖尊们出手治理妖乱,城主们主要负责安抚百姓即可,这不?才大半天时间,四城皆已安稳了下来,原本从多罗城里逃出去的大家伙儿,也陆续准备回来了。

    南枭很满意,让城主们回去再接再厉,并颁了招兵启示。魔界的整治开了个好头,南枭心情舒畅得很,故而没躲回自己殿中,也掺和进了沉冥宫的热闹里去。

    前庭之中,这有三五人在吃酒,那儿有十来人在比划拳脚,后花园里也隐隐约约传过来阵阵欢声笑语,多是姑娘们在聊闲天儿。四位妖尊聚在长廊拐角处,一边嗑着零嘴一边看着族人们脸上的笑容,心里欣慰。唯有蛮它,时而出神,眼底总有哀愁往外跑。

    南枭一直在前庭的中央打转,一会儿到人堆里起起哄,一会儿到酒桌上助助兴,恍惚间有了一种回到从前军营里的错觉,一时又有些怅然。蓦然转头,看见银翮从外头进来,她扶着腰,慢慢吞吞地走着,看起来有些憔悴。

    南枭一下子紧张起来,以为她受了伤,连忙冲过去扶她:“怎么了?”

    前庭瞬间安静,大家纷纷停下了动作,齐刷刷对着银翮施礼:“拜见吾王!”

    银翮对着众人摆摆手:“免礼免礼。”一边在南枭的搀扶下进了正殿,四位妖尊也跟了进去。

    一进正殿,她就瘫坐下来。南枭给她倒了杯水,一脸担忧:“伤哪儿了?”

    银翮尴尬地看看南枭,心里直骂这臭石头也太狠了!

    她随口敷衍一句:“没伤着,就是有点累……”继而对四位妖尊招招手,示意他们坐过来,一边岔开了话题,“今日顺利吗?”

    妖尊们在银翮对面坐成一排,挨个向银翮回禀了情况。

    差不多交代完的时候,罗刹悠悠地从外面进来,悄无声息地坐到了银翮边上。他一出现,就见千魅的脸颊瞬间绯红,被银翮看了个正着——这什么情况?

    “你那边如何?”南枭的话叫银翮回过了神。

    银翮便把天界的情况告知了南枭。

    一旁的罗刹一言未发,但是捏着茶杯的指腹渐渐发了白。

    听到天后已经醒过来了,南枭想到自己当初可险些连命都交代出去,不禁有些嘲讽:“凰元君到底是偏心天界啊,对旁人就没这么手下留情。”

    这句话提醒了银翮,她如梦初醒般看向了蛮它,果然这丫头低着头,脸色有点难看。

    该死!真是忙昏了头了,差点想不起蛮它这茬!银翮心里愧疚,忙关切道:“蛮它,你最近如何?”

    另外三位妖尊还不知道蛮它的事,纷纷疑惑地看向了她。

    蛮它被盯得脸都发烫,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湿润,她看了看银翮,像是想说点什么,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一句都说不出来。一时委屈与悲愤交加,她别过脸冲出了正殿。

    银翮连忙去追,在长廊里把她拦下。

    蛮它被银翮抓着胳膊,眼泪刷刷地落。

    银翮又心疼又愧疚:“对不起……”

    蛮它倔强地摇摇头:“您不需要道歉。”她哽咽道,“我不认识凰元君,只从罗刹口中听过他年轻时候的事,我不觉得他是什么好人,他的苦衷也都算不得苦衷……他灭我全族……我与他……不共戴天!”她抹了一把眼泪,“但我知道,您与他是有交情的,我不会让您为难,我会自己找到他,替我全族报仇!”

    听得这话,银翮更羞愧了。凰元君对银翮有恩,在她最艰难的一年里头,是凰元君陪伴在她左右。可这又如何呢?看看他如今做了什么!桩桩件件,他以命相赔都是便宜他了。

    南枭与夙川受伤的时候,银翮是何等心急火燎?可蛮它失去的是整族的亲朋挚爱啊!她懂事,未曾与银翮提过这些,可她心里得多煎熬?

    银翮不忍往下想了,她拉起蛮它的手,柔声道:“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蛮它方才有些失控,发泄了一通之后意识到自己失态,当下低着头不敢直视银翮,可眼泪还是一个劲地掉,她只顾伸手胡乱地抹去。

    银翮陪着她回到住处,又安抚了她一会儿。

    正殿里剩下的三位妖尊也从南枭嘴里知道了蛮它的遭遇,一时大家心情都有些凝重。银翮安抚完蛮它回到正殿的时候,只听夕莱愤愤不平:“兄弟义气是我的不二信条!断不能让蛮它兄弟受这委屈!”

    千魅见到银翮进门,赶紧拿胳膊肘了夕莱一击。

    夕莱讪讪住嘴,银翮却平和地笑了笑:“确实,不能让蛮它受这委屈。”她重新坐下,试探地看了罗刹一眼,罗刹还是一言不发,静静坐着喝茶。

    银翮对妖尊们说:“你们先回去。”

    妖尊们麻利起身,退出正殿,千魅边往外走,还忍不住地去瞥罗刹。

    等妖尊们走后,银翮开口道:“蛮它的内丹,无论如何也要取回来的,性命攸关呢。”

    罗刹这才抬了抬眼,无辜地反问:“你看我干什么?又不在我这儿。”

    银翮懒得跟他斗嘴:“你别装傻,帮我想想,有什么法子能找到凰元君。”

    南枭插话:“只怕你找到凰元君也没用,他拿内丹是去炼恐生的,要取回内丹,等于让他放弃恐生啊,他怎么会肯?”

    “他炼恐生是他做贼心虚!”现在一提到凰元君银翮就气不打一出来,“我揍他一顿他就老实了!不肯也得肯!”

    看银翮气成这样,南枭撇了撇嘴,不说话了。

    罗刹问道:“你前面提到的无极斋,是他住所?”

    银翮压住火气,点点头:“嗯,无极斋在九霄之上,乍看只是寻常木屋,有专门解锁的符咒。”

    “那就是说——”罗刹转头看着银翮,“他如今有造空间的本事。”

    银翮一愣,确实如此!银翮来了灵感:“这是否与你的幻境相似?”

    罗刹不以为然:“不。我的幻境在哪儿都能凭空建起,靠的是意识,是虚幻的,有点类似梦境。但无极斋是实实在在的,是基于原有的建筑进一步地创造,是真实的空间。”

    银翮似懂非懂:“所以……呢?”

    罗刹难得没有嫌她傻:“他对着原来的木屋施法,能立起一个以法术建成的空间。也就是说只要有对象给他施法,他就能搭建一个新的空间。”他耐心地说道,“那么,只要施放更强的法术,就能破解。你去对那无极斋试试就知道了。”

    “你觉得他就在无极斋?”银翮问。

    “嗯。”罗刹淡淡道,“灯下黑。”

    银翮对罗刹有点崇拜了:“到底是十七万年的脑子啊!”

    罗刹不屑:“是你们太过蠢钝。”

    银翮有些振奋,恨不得现在就冲去无极斋。

    南枭摁住她:“你别贸然地去,凰元君八成已经炼了恐生了,万一动起手来……”

    “他敢!”银翮打断道。

    “他有什么不敢?”罗刹忽而冷笑一声,“他一鼓作气得罪了多少人?还怕多你一个吗?”

    银翮语塞:“我真不明白他这是何苦!”

    一代凰元君,天界无量神,悟出多少道理,却不够他自知悔改!

    罗刹抿了一口茶:“你跟他很熟?”

    “嗯。”银翮点点头,“同住年余,当初我鬼灵觉醒,他是除了夙川以外唯一一个接受我的人……”

    罗刹笑笑,直言道:“这是自然。”

    银翮听出他的意思,确实,凰元君对鬼灵太不陌生了。

    罗刹问道:“所以你觉得你能劝服他,是吗?”

    “他不能再这么错下去了!”银翮想到蛮它抹泪的模样,心里对凰元君气极。

    “可他也已经再错不到哪儿去了。”罗刹也激动起来,“十七万年来,恶名是我独自在背!他逍遥避世,施以天界些许恩惠就被尊为无量上神,这算他的忏悔么?狗屁!他避世是他不敢面对三界!施恩是为了自己心里好过一点!如今知道我还活着,他忙想着如何对付我,足以见得他这十七万年从未有过忏悔!他做贼心虚、自欺欺人!生怕我活着就会让三界知道,他才是天罚所罚之人!”

    银翮与南枭都被罗刹所说的这最后一句震在原地!

    罗刹深吸了口气,又重新平静了些,他哀伤地注视着手中的茶杯:“他一点都没变不是吗?”

    银翮也不得不承认,凰元君明明有十七万年来忏悔自己的过错,可他从未面对过,这么长的时间,只让他更加相信自己的清白,只让他更加侥幸。他做下的恶,已经无从开脱了。

    “无论如何,蛮它的内丹我一定要拿回来……”银翮有些泄气,“他若执迷不悟,我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罗刹恢复了理智:“幽冥术能对你手下留情就不错了。”

    南枭告诉罗刹,金鳐也曾练成了幽冥术,但并不是银翮的对手。

    罗刹冷哼一声:“在我看来,三界对待修炼大抵是越来越松懈了,你们个个万年道行,可修为之纯之深,不及我那时千岁之辈。”他斜眼看看南枭,“就你这样的魔君,若遇到十七万年前的那位,能被他单手拍死一百个。”

    莫名挨怼的南枭心里一股窝囊气,看在罗刹心情不好的份上,不与他计较!

    罗刹看着一脸凝重的银翮说道:“从前璃凰的修为就不弱,想来如今更加深不可测,他练成的幽冥术,恐怕连我都需谨慎对待。幽冥术的嗜血之性不受控制,且不分你是人是鬼,只要被它纠缠住,都得交代干净。”

    银翮其实心里还是觉得凰元君不至于和自己动手,但眼下不能靠自我感觉就贸然行动啊。她发愁道:“就没办法能对付这幽冥术吗?”

    罗刹回忆了一下:“我当初是天罚把它给劈散的,要不然你从现在开始拜苍穹试试?”

    银翮白他一眼:“你能不能有点正经啊祖宗!”不过经由罗刹一句玩笑话,气氛总算没那么紧绷了。她扶着脑门沉思起来,幽冥术难以控制,故而凰元君不会像金鳐那样拿自己作为载体,肯定也是施加在刀上,也就是说要想取回内丹,必须得先对付幽冥术……天罚能劈散它,说白了靠的也是更强大的力量……银翮忍不住地打量起了罗刹,试探地问道:“你和我加在一起的话……”

    “我不去。”罗刹斩钉截铁。

    “为什么啊!”银翮一脸不爽,“那——你把你的修为给我!”银翮转念想到卯刹海底破封印的时候,罗刹吸走了她的修为,连天罚降的封印都能挣脱出来,灭个幽冥术肯定不在话下。

    银翮真越想心里越有谱,可罗刹一盆冷水便泼了过来:“别想了,就你这小身板儿,我的修为渡给你,你相信我,你得暴毙。”

    “那你就和我一起去!”银翮已经开始耍无赖了,“祖宗!”

    这声祖宗叫得罗刹甚为满意,但他还是眼睛都没眨一下:“不去。”

    “人命关天啊我的好祖宗!你不能见死不救啊!”银翮拜托道。

    罗刹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我又不是好人。”

    银翮心里痛骂他这摆谱的德行,但还是好声好气地劝说道:“你就只等见到恐生了你再现身,然后咱俩二话不说先把幽冥术打散,成事了你就走!怎么样?”

    罗刹若有所思:“那我有什么好处吗?”

    “你要什么都行!”银翮立马应道。

    罗刹一挑眉,指了指南枭:“那我要兵库里的刀。”

    银翮疑惑地看向南枭,南枭一听这话也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一脸无语,对银翮解释道:“双生刀……今早带他去了趟军营来着……”

    银翮一拍桌子:“没有问题!整个兵库给你都行!”

    罗刹心满意足地笑了:“拿人手短,既然如此,我便随你去一趟,可说好,我只管幽冥术。”

    银翮连连点头。

    南枭眼睛都快掉出来了,心说你罗刹还讲究拿人手短?你想要的东西谁敢不给你啊!

    这么一想,还真不知道是谁便宜了谁了……

    ()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丑良的小说娆夕鬼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娆夕鬼最新章节娆夕鬼全文阅读娆夕鬼5200娆夕鬼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丑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