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十一章

本章节来自于 娆夕鬼 https://www.mkxs6.com/431/43193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卯刹海

    从沉冥宫中离开后不久,夙川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卯刹海边。临近卯时,海面上波涛汹涌,一阵阵浪潮拍打礁石的声音宛如来自猛兽的怒吼般令人毛骨悚然。凛冽的海风刮得夙川睁眼都有些吃力。

    不远处的天空中乌云压境,与同为黑色的海面连成一片,天地陷入阴霾。

    夙川飞身跃起,一头钻入海中。

    污浊的海水能见度极低,这片海域没有一点生气,越往深处就越黑,等夙川沉到海底的时候,这片死气沉沉的黑暗里,只有他凭着法术散出的一点光亮而已。而他的光芒也只能照亮周身,再远一点,仍是不可捉摸的无垠黑暗。

    夙川飞快地在海底转了一圈,那本书上写道——罗刹花,无根茎叶脉,其种状如目,覆黑刺;花开一瞬,血瓣而蕊蓝……夙川紧紧地盯着地面,目不转睛地寻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有一处海底漂着几颗如书中所写那般目状的种子,他又凑到近前仔仔细细地分辨起来,见这些种子身上果然覆满了密密匝匝的黑刺,夙川才终于安心。

    这些种子随着海水一起流动,夙川便紧紧地跟着。离成功只差一步了,他抬头往上看了一眼,没有一丝光线……又过了一会儿,夙川只觉得法术使用起来越来越费劲,就连屏气和聚光这种平时毫不费力的法术此时也都需要聚精会神才使得出,这卯刹海果然比想象中还要凶险。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没有理由再退缩。

    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海底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越来越多的淤泥翻起一阵阵地浪,带动着那些种子也涌来涌去。周遭更加浑浊,夙川不敢托大,他牢牢盯着其中一颗,伸出手将它护在中间。

    想来是罗刹之气要来了,夙川开始催动法术,只等着罗刹花一开,就瞬移离开此处。

    果然,海底开始震动后不久,猛地轰鸣起来,一股血红色的气息开始从地面钻出,从四面八方向一处凝聚着。被夙川护在手里的罗刹花种在这时出现了异动,只见它像人眼一样缓缓地睁开,血色的花瓣舒展开来,而那点蓝色的花蕊就像瞳孔一样缀在这团鲜红之中,妖冶极了。

    夙川连忙将罗刹花抓在手里,正想发动瞬移之法,心中却是一紧——竟然不行!

    眼看着罗刹之气就要凝结成了,夙川哪还有时间琢磨,当下飞快地向上冲去。就在他离开海底的那一刻,周围盛开的另外几朵罗刹花就被那团血红色的罗刹之气吞没,花朵瞬间收缩回了花种之中,而这股罗刹之气,极速上升。

    在夙川好不容易看到头顶若隐若现的光线之时,罗刹之气已经到了他的脚边了。他收起屏气和聚光的术法,将注意力统统集中到了速度上。可是即便如此,罗刹之气还是在他快要触及海面之时追上了他。

    刹那间,从脚底传来一阵剧痛,夙川在水中无声地哀嚎起来,一串串水泡冒出海面。然而他依然咬紧牙关,拼尽全力地往上冲去。终于,哗啦——夙川钻出了海面,而罗刹之气已经围住了他的下半身。他下半截的衣着被罗刹之气绞得残破不堪,腿上更是皮开肉绽,一股股鲜血源源不断地流淌着。他将攥着罗刹花的手高举过头,以免它沾染上罗刹之气。一股灵动的仙术从他另一只手掌中汇出,飞快地缠绕住他,在一声怒嚎之后,夙川消失在了卯刹海上空。

    年汀大陆·沉冥宫

    最终焰白还是选择了在宫中等夙川,他焦躁不安地踱着步,时不时地抬头看看时辰,终于,卯时到了“不行,我要去看看!”

    南枭刚要喊他,一个人影瞬间出现在了二人眼前——被海水和鲜血浸得湿透了的夙川手中紧紧攥着罗刹花,刚刚现身,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夙川!”焰白大步冲了过去,见夙川这般模样,他急得大喊起来。

    南枭也是一惊,沉思片刻后说道“快送月神殿下去我殿中!”

    不远处,螭夷也从正殿之中踏了出来,他站在殿门口,望着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夙川思量起来——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这下,沉冥宫算是忙开了,所有魔医都围在南枭的殿外,可这些魔医几时治过天界之人?面对夙川这上神之驱,他们除了面面相觑以外,毫无办法。焰白不停地以仙法给夙川疗伤,只要仙法一停,夙川身上的伤口就又会开始流血。

    两个魔医从殿外进来,唯唯诺诺地说道“月神殿下体质与魔族不同,若能有天界的洗灵珠……我等方可施术法相救。”

    此时的焰白已经大汗淋漓,他猛地对着南枭喊道,“公主呢!皇子殿下,你快去找公主殿下!她那儿或许有洗灵珠!”见南枭愣在原地,焰白失去理智般怒吼道,“快去啊!”

    南枭这才咬了咬牙,去了银翮宫中。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银翮见到南枭过来,开心地招呼道“哥哥!”可见他面色无比难看,她眨巴眨巴眼,“怎么了?该不会是父君想好怎么罚我了?”

    南枭也来不及解释什么“你可有洗灵珠?”

    银翮一脸狐疑“你怎么知道?”

    “你先给我,回头我再跟你解释。”南枭伸出手。

    银翮没来由地心慌起来,只觉得腹中一阵痉挛“要洗灵珠作甚?救天界之人?是不是……是不是夙川出事了!?他怎么了!?”

    没想到银翮一下就说中了,南枭眼神闪烁起来“你先给我!”

    看南枭并没有否认,算是落实了银翮的满腔疑问,她一边颤抖着取出洗灵珠,一边激烈地哀求起来“他在哪里?哥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带我过去!”

    南枭一把接过洗灵珠“你现在见到他,只会更崩溃。”说罢,他不再理会银翮,转身出了寝殿。银翮急急追过去,却被螭夷的结界拦在门内,她不管不顾地拍打着结界“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

    可无论她怎么喊,怎么哀求,都没有人来帮她。她一遍又一遍地用她渺小的术法攻击着那道结界,一遍又一遍地失败。不知不觉间,她的脸上汗水与泪水交织在一起,精疲力尽之下,她气喘吁吁地跪倒在结界前。

    夙川……你怎么了……

    恍惚间,她看见雾姬朝自己跑了过来。

    “夙川!”

    不知过了多久,银翮在惊呼中苏醒过来,雾姬见状,迎上前“银儿……”

    “夙川呢?”银翮一把抓住雾姬,“夙川怎么了?”

    “月神他……”雾姬吞吞吐吐地答道,“他受了重伤……”

    “是谁伤他?”银翮眼中满是担心与愤怒,“是不是父君!”

    雾姬见她这模样,于心不忍“银儿你先冷静一点。”又开口说道,“今早,月神与战神来向你父君请罪,许是你父君还在气头上,不肯松口。谁知……谁知月神竟突然提起了亲……你父君也是想难一难他,才……才说让他以罗刹花为聘,便许你嫁他,本以为月神会知难而退,可是他……答应了……”

    罗刹花……

    卯刹海……

    罗刹之气……

    银翮只觉得胸口被一击又一击地锤着,痛得她气都喘不过来,她悲痛地捂着胸口,泪水决堤而下。

    雾姬连忙劝慰“银儿,你脱力晕倒,这才刚醒,你冷静一点……”

    “他在哪儿?”银翮从榻上下来,却脚下无力又摔到地上,她拽着雾姬的袖子苦苦哀求,“母上,我求求你……放我出去!”

    雾姬蹲下搂住她“月神伤势暂且稳定之后,战神就把他带回天宫去了,天宫肯定比魔界更适合疗他的伤,银儿,你别担心,他会好起来的。”

    银翮根本听不进去这些,她泣不成声道“母上……我求求你,你放我出去吧……我要去找他……母上……求求你……”

    真要回忆起来,银翮上一次哭还是在嗷嗷待哺的年纪,自她懂事之后,无论受了多大的委屈,无论吃了怎样的苦,她都不曾流过一滴泪。

    雾姬看着眼前这个哭天喊地的银翮,她没有想到银翮在意夙川已经在到了这种程度,她咬咬嘴唇,豁了出去。只见她双手合十,十指变幻了几种摆放,口中念念有词了片刻之后,门前那道结界便消失了。

    银翮忍住泪水,感激地对着雾姬连连道谢。

    雾姬慈爱地叹了口气“唉……去吧……”

    银翮点点头,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雾姬目送她消失在殿外,眼中攒起一股怅然,她起身,来到了螭夷的殿中。螭夷此时一言不发地读着一卷书册,见雾姬进来,只是稍微抬了抬眼,心不在焉地说道“夫人许久未来本君殿中了,银翮醒了?”

    雾姬冷漠地站得老远“嗯,我放她去找月神了。”

    螭夷一惊,愤怒地将书册砸到几案上“你!”看到雾姬冷漠的表情,螭夷恨恨道,“你变了!”

    雾姬反问一句“变的不是君上吗?”

    螭夷哼了一声“若夫人是来吵架的,就请回吧。”

    雾姬垂下眼帘,神色又暗淡了几分“君上这些年,当真不觉得愧疚吗?”她也不管螭夷理不理她,自顾自开口道,“银儿从小敬重君上,君上可知,银儿幼时一直认为是自己术法薄弱才导致你不待见她?她一个女孩子家,跟着枭儿在军中长大,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伤她从不报怨,她只想练出一点本事,让你对她刮目相看!”

    “够了!”螭夷吼道。

    雾姬却并不理会地继续道“君上可又知,银儿从前乖巧伶俐,是君上一次又一次地冷言冷语让她自暴自弃,后来她闯祸、闹事,却还是只为了让君上看她一眼!可是君上你又何曾在意过这些!”

    螭夷逼到雾姬跟前“她就是个孽种!本君将她养到这么大已经算是仁义!”

    雾姬歇斯底里地吼了回去“她是你妹妹的亲生女儿!”

    “那又如何!”螭夷虽然怔了一怔,但语气仍然强硬,“她害花阕魔灵散尽,迟羯也是为了救她而搭进去了毕生修为!如此孽障,天地本不容!”

    雾姬愤慨“花阕与迟羯最后的心愿就是银儿可以平安长大!我并不指望君上视她如己出,只求君上不要再把银儿往绝路上逼!”

    “绝路?”螭夷冷笑道,“本君促成她与弼黎的婚事难道真只为了统领手下的兵权吗?枭儿对银翮的感情连本君都看得出来,难道夫人你就不为此忧心?若非她与弼黎自小相熟,而统领一门又在多罗城内定居,方便日后照应!本君为何不干脆将她远嫁出去?可是她呢!丝毫不顾本君与统领的颜面,竟然干出逃婚这样叫人不耻的勾当!”

    雾姬也激动起来“那君上又岂会不知银儿的性子?君上从未征求过银儿的意见,银儿不肯,君上也未曾好言相劝,甚至使出定身法对待她!君上从前岂是这般蛮横之人?我知你为失去花阕而悲痛万分,可君上看看如今你都在干些什么——对枭儿和银儿使噬心咒这般恶毒的术法!刁难月神令他如此重伤!三界太平在君上眼中分文不值!君上看到的就只有自己的戾气和愤怒!君上可曾想过,这样当真对吗!”

    螭夷愣住。

    雾姬长叹了一口气“君上亲口答应了月神与银儿的婚事,若月神平安醒来,还请君上别再干什么拂了自己颜面的事来。”丢下这句话后她便转身离去。

    螭夷晃晃悠悠,垂头丧气地瘫倒在椅子上,难得地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丑良的小说娆夕鬼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娆夕鬼最新章节娆夕鬼全文阅读娆夕鬼5200娆夕鬼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丑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