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本章节来自于 娆夕鬼 https://www.mkxs6.com/431/43193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年汀大陆·无妄山·魔渊

    此时的魔渊之中,原先屠戈那具庞大的尸体只剩下一堆骨架散落在地面上。照理来说,短短一年时间远不足以让屠戈的尸体腐烂至此。

    再看南枭,他着的上身长出了一片黑色的斑纹,从后背尾椎开始一直蔓延到颈部,仔细辨一辨,这片歪歪扭扭的黑色斑纹竟是他血管的颜色,透过皮肤,甚至能隐约看见血液流动的状态。而他的眼中闪着一如屠戈身上的那种幽幽绿光,在黑暗之中宛如两簇诡异的火焰。

    这一年内,南枭以屠戈的尸体果腹,谁能想到这只曾经颠覆过魔界的神兽如今竟沦为了南枭的补品。而吃掉屠戈却是对南枭颇有帮助,他体内的罗刹之气已经被充分地炼化,与他融为了一体。

    这会儿,刚过卯时,南枭盘腿坐着,罗刹的气息悠悠地从黑暗中飘忽过来。自从吃下屠戈之后,南枭便获得了能在黑暗中仍然视如白昼的目力。他见到罗刹,早已经没了从前战战兢兢的样子。

    罗刹的气息绕着他转了一圈“你可知一件名为恐生的法器?”

    南枭思量片刻“当年对付你的那件恐生?”

    罗刹咯咯笑了起来“正是——解开苍穹的封印,需要用到这件法器,而此法器的炼制之法就存于魔界,你去寻来。”

    南枭眼中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情,在这暗无天日的魔渊之中修炼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站了起来,虽然心中已经汹涌澎湃,但语气仍是淡淡道“知道了。”

    罗刹的气息忽而散开,又在南枭身后聚拢,凑到他耳边“记得每九日必须回来一次,否则体内毒发,那你这么久以来吃的苦受的罪,可都白白浪费了。”

    南枭并没回他,飞身一跃出了魔渊。

    魔渊外,天色尽管只是蒙蒙亮,但对于这么长时间未曾见过天光的南枭来说还是晃得他睁不开眼。他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无妄山脚下虽然也是一片阴霾,但比起魔渊中的浑浊恶臭,这里已经算是清新之地了。

    南枭漫不经心地散了一会儿步,直到完全适应了外界,他将目光冷冷地聚到了一处——那便是多罗城的方向——我所失去的,我要一一讨回来!

    年汀大陆·多罗城·沉冥宫

    回到多罗城之后,南枭对着城中已然复原的繁荣之景,难免伤怀,他并未逗留,而是直奔了沉冥宫。没想到的是,整个沉冥宫都被设下了好几重结界,这结界力量怪异,竟能真的将南枭挡在外面。

    一支巡逻的小队拐弯过来,正撞见南枭在试探结界,当下警觉地冲过来围住南枭,领队的呵道“来者何人!”

    南枭也不和他们啰嗦,他轻轻闭起眼,催动起术法后又猛地睁开,两团幽幽绿光对着那一队魔兵打了过去。只要接触到这团绿光的魔兵就会瞬间燃烧起来,刹那间,南枭眼前燃起了一片绿色的火海。

    一时的鬼哭狼嚎之后,那一队魔兵化作了飞灰。

    南枭回过身,继续试探起了这几道结界。他抬起手摸了过去,当与结界接触到时,他并没有被弹开,反而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像是要将他吸入结界里似的。这股吸力让南枭感到无端地恐慌,只好使劲将手拔了出来。

    南枭百思不得其解。

    金鳐的水平南枭心里多少有点底,如果自己还是从前的修为倒也罢了,可是整整炼化了一年罗刹之气,眼下自己体内流淌着一半鬼灵之血,竟能被这几道封印挡住?金鳐怎么会有如此本事?

    南枭思来想去——难道他练了禁术?

    在南枭的印象当中,小时候跟着螭夷修行时曾听他提起过有关针对鬼灵的禁术。

    当年罗刹来势汹汹,一副要将三界众生统统赶尽杀绝的架势,将天魔两界杀得七零八落。彼时的魔君与天帝不忍己族就此毁灭,最终决定联手对抗罗刹——天帝祭出了自己的元神,炼成纳灵之术将被罗刹杀害的百万天军、天族百姓之灵融合成了万灵珠。

    而魔君所练的幽冥术虽不至于直接要了他的命,但催动幽冥术靠的是自己的骨血,说到底也是个用几回就没命的术法。

    只是在当时那种横竖都是死的状况之下,已经没有人会计较后果了。魔君的佩刀削铁如泥、威力无比,他以幽冥术将万灵珠化作了这把刀的内丹,此刀受过加持之后更是有了生气一般。而最后真正成就恐生的,是罗刹的疯狂杀戮——他所在之处尸横遍野,而幽冥术嗜血。

    那日罗刹杀到了魔界,魔君手握宝刀尚未发动,幽冥术就将方圆百里内所有尚未消散的尸体的气血统统吸收进了宝刀之中,结合以百万元神炼成的万灵珠——可想而知,这把承载了无数冤魂与杀戮的妖刀究竟邪到什么程度。

    于是,那次罗刹的杀戮被挡了下来,而天罚紧接而至。

    魔君心里知道这把刀的力量,自己与天帝联手炼成它是为了拯救苍生与后世,罗刹既被天罚,那这把刀就无需再留,如若不然,只怕会成为三界的下一个噩梦。

    故而魔君将此刀定名为恐生,随罗刹一起扔进了天罚之中。遇天罚后,恐生在瞬间支离破碎,所有人都以为它与罗刹一起灰飞烟灭了。在此之后不多久,魔君寿尽,临了,他将幽冥术定为魔界禁术,后世不可练之。

    没了罗刹,三界太平,各自开始再造家园、重振旗鼓。好端端的,也没有人会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来练这种术法。

    后来,罗刹的阴影虽然浓浓地覆盖着三界,但忙碌有着让人淡忘的本事,不知过了多久,三界逐渐从阴霾中迈了出来,没有人还将罗刹戳在心里了。

    直到数万年后,万灵珠横空现世,三界流言四起。不知是谁开的头——有一种说法一直被传到了现在——恐生并未彻底毁灭,它的碎片散落三界各处,化作了宝物……

    如此回忆了很长时间,南枭回了回神,虽然听说过幽冥术的存在,但谁也没真的见识过它的力量,眼前这结界之吸力异常,若真是金鳐练成了禁术汇在了结界中,还需留神才是。

    南枭往后退了退,从指尖比出一道气息对着结界递了过去,果然,气息触及结界呈现的并非消散之状,而是被吸纳进了结界之中,化成了结界的一部分。这下南枭心中犯了难,并未听说幽冥术有什么解法……南枭眼中杀气腾腾,他愤怒地隔着结界瞪着沉冥宫,心中忽然又觉得好笑——金鳐越是不择手段,就越证明他心虚,这一年来自己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如今看来,金鳐也活在噩梦之中。

    下一秒,南枭的身影在宫门外消失,他回到了魔渊内,准备等明日问问罗刹有关幽冥术的解法之后,再做打算。

    无极天都·九霄

    天亮之后夙川才独自回到了月旎宫中,影戎一脸憔悴地等在庭院里,见夙川回来,便将焰白所说的话传达了过去。夙川皱着眉头一脸狐疑地琢磨了好一会儿,想着离神议还有一段时间,便干脆找去了战神的玄鹤宫。

    月旎宫与玄鹤宫一南一北,途径姻缘神的朝夕宫时,只见姻缘神尘澜醉醺醺地倚坐在宫门边,见到夙川,对着他一个劲地笑了起来。

    尘澜比夙川年长一些,小的时候常被夙川唤作姐姐,比起焰白那个一板一眼的兄长,这个古灵精怪的姐姐有趣多了。只是后来各自被晋神,忙碌之下,也就见不着什么面了。

    各路散仙天神喜欢摆宴听戏的不乏其人,夙川这几千年里赴过的宴都快比每夜布的星都要多了。按说尘澜那样活泼的性子一定爱凑这些热闹,可是夙川却很少能遇见她。

    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尘澜不知为何忽然酗酒成性,每天在朝夕宫里醉得不成样子。担心之下的夙川去找过好几回,尘澜却连门都没给自己开。

    再后来,夙川就遇上了凰元君,自顾不暇……

    虽说如此,但两人是一起长大的交情,夙川见她这般失态,连忙过去想将她扶起来。虽说也已经千百年没熟络过了,但氛围却并不陌生。夙川的手刚刚递到尘澜跟前,尘澜拉住他的手想站起来,结果脚下发软,摇摇晃晃又跌了回去,两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夙川又试了一把劲,总算把尘澜扶稳了。

    仔细看看尘澜,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头发随意地披散着,浑身上下要说色彩的话,只有她脸上两朵醉酒后的红晕了。站稳之后,她迷朦地又看了夙川一眼,轻轻推开了夙川的搀扶,跌跌撞撞地往朝夕宫里走去。

    夙川也没有再上前,只目送她进了宫门。

    朝夕宫内之景在整个天界都是最光怪陆离的,百花宫繁花似锦、月旎宫群星璀璨,但比起朝夕宫,竟都显得稍稍平淡——三界每有一段姻缘,朝夕宫内便会生出一颗属于这段姻缘的灵石,这些灵石无论形状、大小还是颜色都各不相同,有的生在地上像石子,有的挂在树上又像花儿。

    上一位姻缘神会将这些总是从各种地方冒出来的灵石收集起来,理出偏殿专门摆放这些灵石,常要花大把时间来整理它们。

    可自从尘澜被晋为姻缘神,入了这朝夕宫后,她就从来没有管过这些灵石,无论它们在什么地方出现,都任凭它们在原处待着。时间一久,这朝夕宫除了外墙以外,整座宫殿都像是由灵石砌成的一般,五彩斑斓、绚丽夺目。

    后来,尘澜还给这些灵石们起了一个名字——缘殇。

    尘澜刚进门没走两步,身子一顿,又转过身望住了夙川“你可知我宫里的缘殇,为何叫这个名字?”

    忽然被提问的夙川愣了一愣,思量片刻笑道“为何?”

    尘澜揉了揉眼睛,跟着轻轻笑了笑“缘殇乃真情之见证,相爱无两,缘殇则明。可大多缘殇只在刚刚诞生的时候最为闪耀夺目,很快便会暗淡下去,有许多甚至只亮那么一瞬而已……匆匆而起,匆匆而灭……几乎所有缘殇最后都会开裂或者粉碎。我游历三界,见过的痴男怨女不胜枚举,可他们是否真的深情,缘殇已经给出了答案。”尘澜有些失落地叹了叹气,“原先我只以为是这世间太过虚情假意,后来我渐渐明白,众生之爱,爱的是自己,而能让缘殇不灭的才是相爱。”她忽而笑了笑,“你猜最久的一颗缘殇亮了多长时间?”

    夙川一脸茫然“万年?”

    尘澜笑着摇了摇头“一千一百二十二年。”

    “……”这个答案在夙川看来,实在也太短了。人界生死百年,匆匆缘灭也没什么说的。可天魔两界大多数万年寿命,尘澜却说最长的一颗缘殇只亮了一千多年?

    而更让夙川惊讶的是尘澜的下一句。

    “除了亮得最久的这一颗以外,剩下的缘殇皆如昙花一现。”尘澜走回来一些,又倚靠在门框上,“也是最久的这颗最古怪,它不似别的缘殇在暗淡之后便会开裂粉碎,它就只是失去了光芒和色彩,并没有破裂,一直到现在还在原处……”

    夙川不知该说些什么——这太荒谬。

    尘澜自顾自地继续道“这姻缘神当得久了,越来越没有兴致。不过前些日子……”她仰着脖子回忆起来,“……得有一年多了,我宫中出现了一颗最亮的缘殇。这颗缘殇了不得!颜色妖冶不说,到现在还和一开始一样亮呢!还好是长在后院里,若是生在我的寝殿,恐怕我就再也没有夜晚了。”她忽然突兀地打了个哈欠,晃了晃脑袋又走入了宫门,“醉了……又醉了……”

    夙川望着她的背影渐渐隐没,又在朝夕宫外呆立了良久。

    ——爱自己……

    ——相爱……

    他似乎能明白尘澜在说什么——若真如此,缘果真殇。

    无极天都·九霄·玄鹤宫

    这庄严的玄鹤宫内,藏着各种各样的兵器、法器,早年焰白刚被晋为战神之事,夙川最喜欢与他躲在玄鹤宫里研究兵器。彼时三界尚未归于太平,焰白在外定着巨大的压力,夙川虽未明说过什么,但实实在在地陪了他很长一段时间。

    这会儿,焰白正在寝殿中托着脑袋发愣,心不在焉地摆弄着一只小茶杯。只听殿外响起侍从的声音“恭迎月神大驾。”

    焰白惊喜地笑了笑,站起身迎了出去,人还没跨出寝殿,已经忍不住开口道“你都多久没来我这儿了。”

    夙川邪魅一笑“还不是你玄鹤宫的宝物都叫我玩厌了?如何?此去赤方,有何收获?”

    一提起赤方,焰白脑中就只蹦出来那个居然不穿衣服就到处乱晃的少女,一下子竟羞得脸红起来,这把夙川弄得糊里糊涂“你怎么一副……娇羞样?”

    焰白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夙川“先前派去的那一支天军并未出事,而是被一只叫蛮它的妖物关了起来,她说她有要事相告,为了把我们引出去才弄了这么大的阵仗。至于这要事——她告诉我说魔君在四处搜集宝物,很有可能是在动恐生的念头。”

    夙川微微皱起眉“恐生?”恐生是件怎样的法器,早在夙川跟着凰元君修行之时他就知道。而金鳐谋反,将南枭扔进魔渊,现在又惦记上了恐生,明显就是想对银翮不利。想到这里,夙川恨恨道“银翮久居无极斋连世事都不掺和,他倒还想再惹点事?”

    焰白也冷笑一声“做贼心虚者皆如是。”

    夙川眯着眼睛想了一想“不对啊……”他像是有些焦虑,“自古有关炼制恐生一事,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却是各种说法里都有的——血祭。”他又仔细琢磨了片刻,在脑中搜寻起有关恐生的种种,一边喃喃道,“我记得是和一个术法有关……叫什么来着……对了!幽冥术!我听凰元君说过,催动此术消耗的是自身的血气,但此术嗜血,可将施法者消耗的血气再吸收回来,是至邪的杀戮之术。”

    焰白也眉头紧皱“你的意思是……或许魔君已经练了此术?”

    夙川犹豫片刻,点了点头“十有。”他急急道,“若他真想要万灵珠,多半是做了硬抢的打算。事不宜迟,你速领天军回来驻守九霄,此事非同小可,一会儿神议上还得将其告知父帝,也好让众神一起早做打算。”

    焰白应道“你先去神议,我一会儿就来。”

    两人对了个眼神,各自出了玄鹤宫。

    。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6.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丑良的小说娆夕鬼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娆夕鬼最新章节娆夕鬼全文阅读娆夕鬼5200娆夕鬼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丑良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